广告

前所未有的挑战?2021年,安防系统集成商面临竞争新格局

2021-01-25 10:45 来源:帮尼资讯

经过长年累月的发展,系统集成商已经成为中国安防产业发展的中坚力量,是连接各子系统形成完整安全防范系统的桥梁,也是产品制造商与用户之间的重要纽带。

在过去的两年里,安防行业市场景气度并不如预期,一方面是国家宏观层面,国家财政政策收紧,强调经济去杠杆、严控银行信贷、控制土地经济等,导致地方政府可支配收入减少,贷款获取难度加大,安防项目受到“挤压”;另一方面受到中美贸易战的影响,给国内厂商海外市场拓展带来新的挑战。同时受资本市场观望、企业去库存等因素的影响,安防行业景气度并不如前。

640.webp (2).jpg

因此,在这个充分竞争的领域,安防系统集成商也面临诸多挑战。

安防集成商的分化

在安防初期,安防集成商还未被称为集成商,更多的是“安防工程商”,而此时的安防工程商,话语权极重:用户不懂安防,设备供应商跪求使用其产品。安防工程商红极一时,这也为后期的“落寞”埋下了伏笔。

由于大部分安防工程商着重于实际工程,对于软件和产品的研发并不在意,而随着安防产业的发展,特别是视频网络化的进程,安防集成商的弱点被一点点的揭开:摄像头不显示,找设备提供商;无法连接,找设备提供商;IP配置错误,找设备提供商……最终导致设备提供商唏嘘:弱电公司早已变为“弱智”公司。与此同时,安防集成商的市场也在不断的变化。

1、设备商参与工程建设:为了追求高利润,安防设备提供商参与到项目中,从产品销售到项目完工后的运维,实现“一条龙”服务;

2、蓝海逐渐变红海:由于早期准入门槛低,任何一家公司都会考虑参与安防项目建设,价格战成为常态;

3、利润被进一步压缩:缺乏自主系统的安防工程商逐渐沦落为设备商的施工队,话语权逐渐衰弱;

4、被收购:具有一定实力的集成商开始被大公司收购,部分虽然不情愿,但成为大型公司旗下的业务部门也不失为一个好出路。

最后,安防集成商逐渐分为两派:“高富帅”的安防系统集成商和“矮穷矬”的安防工程施工队。“矮穷矬”的安防工程施工队发现,面对他们的只有转型,而这个转型,也是一场表演的落幕。

640.webp (3).jpg

中小型集成商遭遇前所未有的困难和危机

中小型集成商受制于企业资质以及垫资能力,承接的安防工程项目多在百万元以下,而其利润却在激烈的竞争中被越削越薄。因客户一般是小客户,支付能力较弱,对集成商各方面要求都不是很高,价格通常是评标中首要的考量因素。

一些中小企业因为垫资以及汇款周期长问题,2019年遭遇前所未有的困难和危机。在新三板挂牌上市经纬视通的2019年度报告显示:“基于政府招投标的传统交通工程项目的垫资与回款周期长,财务成本高等死循环的商业模式,把公司带入了营收巨减、利润大幅度亏损的困境。”

而在上一阶段没落的中小型集成商,其出路只有两个:依附大型集成商或转型。

大部分中小企业已经离开安防圈,剩余的安防集成商则在一些细分领域中继续拼搏,例如智慧旅游、智能建筑等中小型项目,正如他们所说:安防出身,完全离开安防重新创业困境太大,现在只有在一些中小项目中寻求机会。

640.webp (4).jpg

大型集成商跑马圈地,但风险巨增

严格的说,安防集成商并没有衰弱,而是淘汰:淘汰没有实力的中小型安防集成商,让大型安防集成商拥有更多的市场。大型安防企业下的安防集成商利用母公司的影响和规模参与大型项目建设,特别是在PPP项目的兴起,“马太效应”更为明显!

大集成商大多独立或联合承揽几百万甚至亿元级的更大项目,这类项目通常复杂程度较高,要求系统集成商达到一定的注册资金/资金规模标准,并具备一定的行业经验,竞争环境相对缓和一些。但是诸如平安城市、智慧城市、雪亮工程等这类项目,一般周期长、投资大、涉及面广,风险类别也较为复杂,牵涉产品技术、社会经济环境、政治环境等诸多因素,建造、验收、交付等过程都存在一定风险。

随着业务和市场的不断拓展,使得集成商在项目融资、交付、回款上面临压力,对应可能产生项目融资慢,资金成本升高的风险。如果是央企、国企,还可以依托自身天然优势,降低融资成本。但其他类企业就容易陷入“收入增长的同时坏账同步增长”的恶性循环。据欣智恒2019年年度财报显示,该公司应收账款本年较上年增加 72.14%,主要原因系公司 2019 年收入较去年同期增加 71.64%,收入增长导致应收账款增加。

640.webp (5).jpg

AI的挑战与影响

安防行业正在迅速与人工智能相互融合,在看似形势一片大好的市场背后,陡峭的学习曲线与未知的技术障碍已经对系统集成商形成了巨大的挑战。

虽然在国内,不少缺乏技术研发能力的集成商已经沦落为安防工程的“水电工”,但仍有不少有技术及研发实力的集成商也开始借助新技术的变革,开始转型。

目前的集成商主要分为四种:

一是产品技术服务型,主要负责为项目具体的技术实现方案的某一功能提供技术实现方案与服务;

二是系统咨询型,对客户系统项目提供项目可行性评估、项目投资评估、应用系统模式、具体技术解决方案等咨询服务;

三是应用产品开发型,主要与用户合作共同规划设计应用系统模型或与用户共同完成应用软件系统的设计开发;

四是大数据服务型,对内利用人工智能让数据创造价值,支撑公司传统业务的发展,对外借助人工智能技术服务垂直业务市场。

对于未来智能安防的发展,不少安防人士表示,如果系统集成商没有办法跟上行业的变化,人工智能在行业的落地将有可能会变缓,目前对于安防行业而言,人工智能系统仍然是一项新的技术,在系统集成商没有累积大量的项目经验之前,用户是无法掌握到其真正的优缺点。

新的技术在行业的普遍应用,是需要一段学习过程,真正驱动新技术的落地,需要实际的经验与实际的效果,才能让用户从集成商那里完成从销售到安装再到运用的美好期望。

640.webp (6).jpg

疫情等外部环境带来资金链危机

还有,自2020年初以来,受疫情影响,大规模的停工停产冲击着行业正常的生产和经营秩序,安防系统集成行业也不例外。受疫情影响,诸多工程的项目招标工作陷入停滞,而全面实施的延期开工和停工导致项目无法如期完工,系统集成商项目回款延迟,出现现金流紧张,与此同时,企业却不得不面临资金成本和人员成本的持续支出。另一方面,在项目陷入停滞状态的背景下,工程物资等价格的上涨带来的供应链支出及运营成本支出不减反增,给企业资金链带来危机。

在新的行业竞争格局下,集成商之间比拼的不再仅是产品与服务,市场与营销的竞争,更是品牌、资金、人才等全方位的竞争;不是一次短跑,而是一次长跑,一场持久战。

责任编辑:安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