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不畏浮云遮望眼:海思的反击和安防企业的躺枪

2019-05-20 09:32 来源:智安物联网 作者:长安事

连续两年的春天,对于中国贸易、科技和中美关系,都是非常不平静的季节。

2018年3月22日,美国白宫正式签署对华贸易备忘录,宣布将有可能对从中国进口的6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中美贸易大战由此拉开大幕。

2018年4月16日晚,美国商务部发布公告称,美国政府在未来7年内禁止中兴通讯向美国企业购买敏感产品。

2018年5月24日,美国众议院以351-66票通过一项议案,其中包括一项增补提案。该增补提案建议以国家安全为由禁止美国联邦政府采购某些中国制造商供应的视频监控设备,海康威视、大华股份被列入其中。

2019年5月10日,美方将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的关税从10%上调至25%。

美国商务部15日发表声明称,正将华为及其70个关联企业列入美方“实体清单”,禁止华为在未经美国政府批准的情况下从美国企业获得元器件和相关技术。

……

随之而来的,是外交部的反对和商务部等多个单位的反制。针对被列入禁售清单,华为也做出了明确回应,众多新闻媒体进行了大幅报道,这里就不再细说了。其中作为深水炸弹的海思,首次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海思半导体:十五年磨一剑

对于禁售,海思的回应很简单,“我们曾经打造的备胎,一夜之间全部转‘正’”!从极限生存假设到被从华为剥离出来单独奋战,从每一次赶上芯片迭代的尾巴到如今的挑起大梁,其中的艰辛和忍辱负重不用细表,也能想的明白。

2018年,海思全年营收约为70亿美金以上(约合500多亿人民币,估算,无数据披露)。在全球芯片设计公司中的大排名,可以进入到前五,已经超越AMD,略逊于MTK联发科。其业务领域涵盖:网络接入终端(视频监控、机顶盒、K3智能手机、DPT),无线终端(无线终端芯片组解决方案、应用处理器解决方案),固定网络芯片解决方案(光网络芯片、数据通信芯片、接入语音芯片、无线网络芯片解决方案)。海思所取得的成绩,大致可以列出来的有:手机SOC第一梯队,安防SOC No.1,机顶盒SOC第一梯队,网络通信SOC自用。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海思是备胎和居安思危的代名词。华为做海思的时候,自己才创业没多久。海思真正开始做芯片,从2004年起步。当时任正非的话是:“芯片暂时没有用,也还是要继续做下去,这是公司的战略旗帜。”没有收入,没有客户,没有利润,不知道“三无”的海思人当初是怎么想的,要是换做我早就撤退了。何庭波的邮件中说,“预计有一天,所有美国的先进芯片和技术将不可获得,而华为仍将持续为客户服务。为了这个以为永远不会发生的假设,数千海思儿女,走上了科技史上最为悲壮的长征。”海思的创建和发展,是带着悲情色彩的。历经风雨,十五年磨一剑,从寒冬危机出发作为起点,到今天贸易战打起来的“雄鸡一唱天下白”,当初认为的不可能变成可能,当初的极限变成今天的常态,对标通用级芯片企业,海思这个“备胎”终于转正了。虽然也曾经历过面世即落后的尴尬和M2M的失败,但在最大危机来临的时候,却已经能够独当一面,阻挡超级大国的狙击。

海思的阵痛、成长和壮大,这几天媒体报道的实在太多了,这里就不再搬砖了。作为安防和视频领域的人,我们可以从这方面说一说海思视频编解码芯片的成绩。

华为消费者业务首席战略官邵洋曾经说过:“我们有大海思和小海思的概念,大海思就是芯片做出来是华为自己用;小海思的意思就是芯片做出来是给产业用的。”“大海思”包括了不对外销售的麒麟芯片、巴龙系列基带芯片、天罡系列基站芯片、鲲鹏系列服务器芯片、达芬奇架构的昇腾系列AI芯片等。“小海思”包括对外开放的视频编解码芯片、凌霄Wi-Fi芯片、华为Boudica系列NB-IoT芯片等。

微信图片_20190520084946.jpg

2006年编解码芯片国内出货占比(来源:IHS)

微信图片_20190520085024.jpg

2016年的编解码芯片国内出货占比(来源:IHS)

海思进入视频监控领域,始于2005年11月的安博会;2006年6月,海思在TAIPEI COMPUTEX展会推出了H.264视频编解码芯片Hi3510;2007年,大华与海思签订了20万片H.264视频编码芯片的合同用于当时快速发展的第二代DVR上;2010年开始大规模进入全球最大的安防摄像头企业——海康威视。

自2012年IPC逐步市场化普及开来,海思高频率推出芯片,并提供电路板整体方案、平台软件等系统解决方案,在ARM核上玩儿出花,进一步挤占了之前属于TI、安霸等国际一线芯片企业的市场份额。目前海思的产品实现了从前端IPC SoC到后端DVR/NVR SoC全面覆盖,在中国大陆、中国台湾,韩国等地区,海思也已经成为视频芯片主流供应商。国内海康威视、大华股份、宇视科技等企业均是海思的客户。目前其DVR SoC芯片在国内市场占有率第一,约为70%。

随着智能化时代的到来,海思也瞄准了这个大风口。Arm+IVE架构将视频编解码算法和人工智能算法都做成了专用的芯片内核,使用硬件解码,在功耗、成本和运算效率上都优于TI的Arm+DSP架构。

视频监控企业:频频躺枪为哪般

从美国宣布加税和禁售清单后,在海思和华为的据理力争、奋力前行的同时,视频监控领域的几个企业,尤其是两家最大的公司,股票也受到了冲击。5月17日,海康威视股票下挫2.13%,收于28.02;大华股份下挫5.45%,收于13.37。进入5月,这两家公司,包括其他安防和视频概念股一直呈比较明显的下跌趋势,这与去年3-5月的走势很像。从市场上看,主要担心有两方面。一是贸易战的加税对出口影响;二是芯片禁售后对长期与英特尔、英伟达等有合作关系的视频监控企业的担忧。

微信图片_20190520085030.jpg

海康威视2019年股票走势

微信图片_20190520085043.jpg

大华股份2019年股票走势

从贸易战角度,我们可以分析一下代表企业海康威视和大华股份2018年海外市场的情况。

微信图片_20190520085047.jpg

海康、大华2018年境外营收情况

从上述数据能看出,虽然去年开始就遭受贸易战的阻力,但两家公司境外营收情况仍旧保持较高速增长,尤其是大华股份,增长率达到了26.01%。总体占公司营收比重看,两家公司均非主要依赖境外市场的企业,大部分的精力仍旧是在国内。从去年两家纷纷改组公司架构,以及最新推出的HOC和物信融合上看,国内的公共业务和企业业务都将是未来一个阶段的重中之重,可以预计在短时间内,国内市场的比重仍将远大于境外市场。

从整体市场看,美国仍旧是最大的出口目的地国,但欧美市场饱和度逐步提升,需求也已经逐渐收窄,出口的走势即便没有贸易战,也会逐渐平稳甚至下滑。反而是亚非拉及东欧等地区的市场,由于基础设施相对落后,人口众多,近年来对于安防产品的需求在不断扩大。美国从一开始就禁止华为进入,华为做欧亚非拉市场,不是也成功了吗?(避免高额关税的方法也有很多,比如寻找第三方跳板国家等等,这里就不细说了。)

从芯片受限角度,这种担心更有点杞人忧天了。上边论述的海思DSP/ISP芯片,已经是国内摄像机主流的装备。从海康的芯片使用上看,海思和富瀚微占了很大一部分;大华、宇视也与海思有着紧密的合作。无论是摄像机还是DVR、NVR,视频监控领域芯片的国产化已经做得相当不错,且不说普通的编解码芯片不是国家战略安全资源不会被列入禁售清单,即便真的列入了,对我们的企业影响也很有限。再说智能芯片,确实在GPU上边监控企业与英伟达有着广泛的合作,但这问题还要从两方面看待。第一是用量。智能摄像机目前的需求量远远小于普通摄像机,海康一年对于英伟达GPU的用量仅为20万片左右,这与一年生产几千万台摄像机的数量比起来差的很远。虽然趋势上是智能摄像机占比越来越高,但会有很长时间的缓冲期。第二是可替换项。去年,海康威视董秘黄方红曾表示:“为了提升芯片的性价比,我们一直在跟多家芯片厂商合作,目前已在小批量供货。因此即使现在停止英伟达GPU芯片的供应,我们有新方案的AI摄像机,并不会受太多钳制和影响。”

上述两个角度,在贸易战大环境下,视频监控企业虽然面临着很多问题,但都是可解决、可避免的。如果这两方面都没什么大事,股票还跌的一塌糊涂,那就是正经的躺枪。这时候就是大趋势的问题。能否客观的、理性的、科学的看待问题,是态度的问题,更是信心的问题。

结 语

长期写市场分析和技术的东西,稍微带一点个人色彩,就很容易被说成是不成熟和五毛党。但这次在理性看待问题的同时,真是想开骂了。

一方面,我们必须正视短板。芯片的这事儿去年就说够了,海思今年扛起大旗,确实让我们兴奋。但还是要看到,海思虽然在部分数字芯片的设计上取得了很大成就,但我们的模拟芯片依旧远远落后于美国及世界先进的公司,包括Intel、高通、博通、ADI等美国芯片商,依旧是华为的上游企业。有数据指国产模拟芯片占国内市场的份额只有10%左右,可见国产模拟芯片企业与欧美企业的巨大差距。这没有什么取巧的办法,只能一点点的硬拼技术,慢慢培养有经验的工程师和完善设计思路。在核心技术上,学以致用并不丢人。唯有学而时习之,方能慢慢摸着石(美)头(帝)过河。1000个瑞幸咖啡,也没有一个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端芯片公司值钱。靠营销拼出来的企业,不以盈利为目的的企业,迟早要完蛋。

另一方面,还要有耐心。过去几十年市场的高速发展,让我们很多企业家习惯了挣快钱。去年就深鉴科技被收这个话题与某一大佬讨论时,他说,时代变了,我们的思维还没变,还想如何能快速获得利润和收入。诚然这在经营企业上是没有错的,但给意义重大但短时期内挣不到钱的核心科技企业留的空间却很小,要从理念上转变。要有居安思危的意识,要有任正非做海思不挣钱只为“当备胎”的眼光。

时代在变化。过去我们看《基业长青》,做战略规划。随着技术的日新月异,企业家们只能做原则(比如“不作恶”),而不能做战略了,因为你也不知道一年、两年、三年以后,技术会变成什么样子,比如5G,比如人工智能。科学+技术进步是催生一切进步的原始动力,一切的一切,都要根据它的进步而重新推演。马尔克斯在《百年孤独》中说,我们趋行在人生这个亘古的旅途,在坎坷中奔跑,在挫折里涅槃,忧愁缠满全身,痛苦飘洒一地。我们累,却无从止歇;我们苦,却无法回避。贸易战让我们认清了美帝的真实嘴脸,也让我们看到了自身的不足。历经痛苦,才能凤凰涅槃;向死而生,才能在烈火中求得清凉。直面缺点,忍辱负重,提高科技水平,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到那时,我们才能说,任他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想要“不畏浮云遮望眼”,只有“自缘身在最高层”。

参考资料

《海思视频监控芯片的行业霸主养成记》 作者:戴辉   laoyaoba.com

责任编辑:潘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