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出租房、酒店、办公室 潜伏在暗处的「反偷拍猎人」

2021-06-07 09:44 来源:后浪研究所

3月,一对夫妻住民宿时被偷拍了近8小时,甚至两人的悄悄话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4月,一男子利用鞋尖上的针孔摄像头伸到女生裙底进行偷拍;

5月,一医院女浴室惊现针孔摄像头,多人被偷拍……

各大社交媒体上,被偷拍的新闻事件屡见不鲜,即使多家媒体早已起底偷拍产业链,但是偷拍现象还是屡禁不止。

酒店、厕所、出租房、公交地铁、扶手电梯……仿佛现实版《楚门的世界》,可能某一瞬间,你的隐私正在被别人肆意窥探。

看起来防不胜防的偷拍,到底能不能防得住?

我们采访到了防偷拍猎人何志会,分享他与“窥私”的缠斗。

10年了,从私家侦探转行到专业防偷拍,何志会称自己是“专业防泄密”。

偷拍中多有背叛与信任的纠葛,他见证了太多的商场与情场上的“无间道”,什么样的环境可能出现什么样的偷拍设备,他再清楚不过。

他也感慨,偷拍产业链的泛滥,各种偷拍设备技术的飞速更新,倒显得反偷拍器材的研发、销售和检测小众多了。

线上做短视频科普,线下搞免费培训,他想将防偷拍观念变得“人尽皆知”。

以下是何志会的自述。

偷拍无所不在

我叫何志会,是一名 “ 专业防 窃密 ” 。

“专业防窃密”并不是我的职称,我没有固定的称呼,只是我这么称呼自己,网上对我的称呼就是“反偷拍猎人”、“针孔摄像头检测师”等等。

最经常能被检测到针孔摄像头的,是出租房和酒店里,这些大家都在新闻里看到很多。在公众场合的普通老百姓,特别是女孩子,在地铁、公交、扶手电梯这些环境,都有可能被偷拍。

“偷拍”其实无处不在。

早些年,偷拍分为几种,一是家庭里遇到情感纠纷,已婚的、未婚的都有;二是在公众场合里,那些有不良癖好的人会去偷拍,但大多还是偷拍明星、八卦。

我觉得这种五花八门的偷拍,其实是一个背叛与信任的感情纠葛在里面,甚至是商场与情场的“无间道”。

有一些被偷拍的事例到现在我都印象深刻。

五、六年前,我在一个客户家的万年历电子钟里监测到了一个针孔,当时女客户和她老公正准备离婚,处在互相取证的阶段,女客户手里握着她老公出轨的证据,而她老公为了反将一军,试图找出老婆出轨的证据,瓜分婚后财产,就把针孔摄像头安装在了电子钟里。

监测到之后客户本来想丢掉,我就说:“要不这样吧,你把它作为我的教学样品送给我。”到现在,我的办公室里也摆着这个电子钟。

摆在何志会办公室里的电子钟

最近几年,有了偷拍产业链后,性质就变了。他们拿着偷拍的视频去贩卖,从不良癖好变成了不讲道德、不计后果,以牟利为目的的偷拍。

有一次,一个高端的写字楼里,在这的公司都是银行、保险公司、证券公司这种大型的企业,管理处的人专门叫我去所有的男厕所、女厕所都检测一遍,看看是否有偷拍设备。

这么多年来,我们检测的都是办公室、会议室,那栋大楼里每层都有8个厕所,那天我进了将近200多个女厕所,最后在5楼的女厕所天花板上发现了一个偷拍设备的接线,就通知了管理处:“这个地方曾经接过偷拍设备,但是现在拆走了,要加强防范和日常的检查。”

最后还是他们一个员工偷偷和我讲,前段时间有人在5楼的女厕所里发现了一个针孔镜头,闹得很大,还报警了。我才明白为什么管理处会叫我来检测。

针孔摄像头肉眼比较难识别,大多都是通过检测仪器,检测器的红光很容易就扫描到镜头,哪怕它是关机、待机状态。

针孔镜头里有一个球面镜,当设备上红色的LED光照在球面镜上时,他会有一个非常特殊的反光亮点,不规则,跟其他的反光亮点不一样。而且这些检测设备上都会有一个观测孔,观测孔的镜片是一个特殊的光学镜片,它是主要针对针孔镜头的,看起来会更清晰一点。

我一般都会拿着自己设计的探测器去检测,可以直接在显示屏上显示检测的镜头画面,便于通过手机屏幕来放大,也方便取证。

通过红光探测器扫描到针孔镜头之后的反光亮点

每次检测前,我会跟客户演示一下我们的检测设备,包括检测原理也会跟客户讲一下,基本上他们都比较信任我。也有一部分,一开始对我抱有怀疑,因为他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针孔摄像头,如果明明有,我却没找出来怎么办。所以我一般都会让他找一个窃密器材,悄悄藏起来,我们来检测,等我们监测到之后,他们对我也完全信任了。

每做完一次检测,我都有一种“再狡猾的狐狸都逃不出我的眼睛”的感觉,有时候找到一些窃密器材之后,还是有很大的成就感的。

草木皆兵没必要,但有基本的防范知识很重要

我做这一块已经十多年了,我很清楚哪几个地方是要排查的。

比如检测一个酒店,它是有一个流程的,而不是漫无目的地找。

首先要把房间分成上、中、下三个部分,比如说酒店房间上面的空间,需要重点监测的一个是烟雾报警器,再一个就是墙壁四周吊顶的夹层、头顶的灯具,只要检测这些就够了。

第二是四周的墙壁,酒店的环境相对来说简单的多,要么就是墙壁上的电插板,要么就是墙壁上的装饰品,例如电视机、台灯这种地方。有一个小诀窍就是在检测电视机时,并不是把整个电视机都检查一遍,只要检测屏幕下侧有没有奇怪的小孔就可以。现在的电视基本上都是液晶屏的,液晶屏上边和左右两侧的边框是根本无法安装针孔接口的,所以偷拍者只会装在下侧。下一步就是利用探测器扫描有没有反光亮点,这样的检测方法大家都很容易掌握。

下面的空间,主要就是检测是否贴着很奇怪的东西,顺便检查一下桌子上边的纸巾盒、床边的台灯,就足够了。

再比如检测出租房和公寓,其实当出租房的前一个租户搬走之后,家里基本上没多少家具和家电了,把天花板的夹层、烟雾报警器、空调的出风口以及墙壁的插线板过一遍,检测也是非常容易的。这些摄像头可能是以前的住户安装了针孔忘记拆掉了,也可能是房东安装的,在房东的手机里会有监控的画面。

藏在空调通风口的针孔摄像头

只要熟练了这些流程,五到十分钟就能完成检测。

酒店和出租屋的检测一般都是客户连线,我们的员工来线上指导,我主要做的还是企业、办公室的检测。

在办公室和会议室,可能企业的竞争对手为了摸清对方的底价,大多会用窃听器来监听。因为针孔摄像头再怎么隐蔽,针孔头一定会露在外面,但是窃听器会伪装得非常深,检测难度相对来说也会更大一些。

它们可能会包在沙发里面,可能是装在座机里面,可能是安装在鼠标里,甚至是电茶壶里。像这些地方一般的客户还是很难监测的,而且企业的检测要求会更高一些,所以我都会上门检测,通过一些进口的大型设备,比如说频谱仪、俄罗斯的节点探测仪等等。

藏在花盆里的针孔摄像头

当然,在公众场合的偷拍,就不适合用探测器来检测。我们坐公交、坐地铁,首先要有防范的意识,然后要掌握防范的方法。

在夏天,女孩子在公众场合,特别是扶手电梯一定不要只顾着低头玩手机,要侧身站立,要注意伸到你脚下的任何物体,不管是脚、拐杖、雨伞还是其他,它们都有一个特点,就是静止不动,因为如果晃动的话,它的画面拍摄不清晰,所以要注意所有伸过来的东西。

和之前的上中下原理一样,在公众场合也要注意头顶的排风扇、四周的装饰品、衣服挂钩,以及脚下的垃圾桶,这些都是我们重点监测的地方,只要有了这个意识,防范是非常容易的。

2014年左右,偷拍事件比较泛滥,很多客户买了我的检测设备,却没有相应的检测知识,不知道怎么检测。

甚至还有客户闹过笑话,看到酒店房间头顶的烟雾报警器里有LED灯在闪烁,以为那个是针孔镜头,就折腾着把整个烟雾报警器拆下来,最后还赔了酒店的钱。包括电视机顶盒接受遥控的装置,里面也是有反光点的,有些客户就总感觉那是一个针孔镜头,甚至破环性地把它打开,搞得酒店也是很头疼。

有时候,我们技术人员通过视频和照片教他做检测,但是很清晰的一个针孔镜头摆在他面前,他都不认识。

我就感觉,我们不光要卖检测设备,更要宣传一个防范的基础知识。没必要这样搞得草木皆兵。

这几年我们开始通过短视频教大家一些检测的小窍门,比如哪些环境应该怎么检测,怎么防范。甚至很多人都会和我们互动,说在我们这学到很多东西,这样我也会感觉自己的付出得到了回报。

何志会在短视频平台回答针孔镜头检测问题

从私家侦探到防偷拍猎人

我很清楚偷拍、窃听跟踪时用了哪些方法与设备,因为十多年前,我曾是一名私家侦探。

作为私家侦探,80%的业务都是婚外情取证,在这个过程中,难免接触这些便携式的偷拍设备和窃听器材,圈子里也会讨论哪种方法比较有效,慢慢我也对这些产品有了一定的了解,甚至产生了一些兴趣,经常回来研究一下这些设备使用的特点和方法。

2009年,法规政策出台,规定非法获取公民信息是违法的, 2010年,我就下定决心转型了。既然偷拍违法,那我就防偷拍。

也是这样,一晃做了差不多十年了。

一开始我做防偷拍还没有什么高大上的目标和信念,只是当作一份小事业。在一个电子市场里租一个一米左右的小玻璃柜台,摆一些防窃密的器材,很多时候两三天都开不了张,过程还是挺艰难的,差点没坚持下去。

后来开始将探测器通过淘宝来销售,这才打开了市场。慢慢也有一些检测要求很高的客户,购买了我的设备后,会问我怎么做才能检测得更彻底、更放心,我就说:“要不这样,我派技术人员直接给你去检测。”也是这样,我才正式开始了防窃密的检测,把它从无到有,发展了起来。

当时有几个好朋友和我一起,有负责研发的、负责售后的、负责检测的。后来,我与产品开发的技术人员组成了研发团队,额外招聘了一些网上的销售人员和线上的指导技术人员负责销售与检测。

最近几年,一些偷拍事件通过媒体报道之后,大家慢慢有了隐私保护的防范意识,对防窃密也越来越重视,防偷拍设备的需求也随之增加。

我们线下上门检测有三个检测团队,每个月可以做10多单,根据客户的检测面积来收费,面积越大检测单价越低,一单在1万到3万不等。每次检测至少派两人上门,100平米的办公室大概要花一个小时来检测。

何志会在会议室里检测

由于精力有限,我们主要还是做探测器的开发与销售,大多时候是我们的售后线上指导检测,每人每天的接待量有20多个客户。我们的探测器现在每天销售量应该有100多,还是有很多朋友根本不知道有防偷拍设备,可以说是个小众产品。

我觉得这是我一辈子的事业。市场上的窃密设备会随着技术的变革而不断更新,我们要在第一线掌握第一手资料。

十年前,针孔镜头还不能做得太小,差不多有比较小的酒杯那么大,我还开玩笑说:“这哪是针孔镜头,其实是个酒杯镜头。”慢慢的,针孔镜头开始模块化了,越做越小,在体积上有了变革。

以前的针孔镜头一般都是储存式的,后来随着技术的进步才发展了通过模拟信号的无线电波来传输的镜头。例如有了WIFI信号后,镜头可以通过WIFI传输;从3G切换到4G后,也可以通过4G的流量卡来传输。

我记得4G刚刚投入市场两三个月后,4G的针孔镜头也出来了。

每当有客户购买我们的仪器后,都会第一时间反馈遇到了哪些窃密器材。我会让这些客户把针孔样品寄给我们,以此开发针对性的检测设备,把设备做到更实用、更好用。

酒店这一块,我们也一直都在宣传,我欢迎全国各地的酒店从业人员来我这里参加培训,我们提供培训场所,教他们理论与实操,最后还会模拟场景进行考试,不收取任何费用。我希望酒店所有打扫卫生的阿姨在做卫生的过程中,就可以做一遍检测,做好日常的防范,偷拍事件就会少很多。这个是非常容易做起来的,而且不需要增加任何成本。

这件事情在我的推动下做起来,我才感觉我是对防窃密事业做了一件实事,做了一些事情出来。

责任编辑:潘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