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安防人故事(第1期)】| 工程商郭立卫:996在安防都不叫事儿

2021-04-14 10:48 来源:帮尼资讯

安防到底是什么,在一千个人心里可能有一千个答案,可当帮尼菌把这个问题递到郭立卫——一个北京市知名工程商嘴边时,他沉默了很久,然后缓缓对帮尼菌说:

“安防行业对于他来说,就是人生”。

安防老兵的坚持

此次采访不同于采访其他安防企业老总,首先在采访地点上就很有特点。采访的地点不在舒适的办公室,而是在北京某智慧社区的施工现场。在采访期间,郭立卫的全程电话不断,全部都是各个工地对于项目的请示及情况汇报。

相比之下,帮尼菌本人更像是在春晚期间插入的广告环节。

不过对于在安防工程方面有着十余年经验的郭立卫来说,这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安防行业这碗饭,不忙不行,尤其现在还都是抢工期的项目,你如果不按时完成让甲方失望了,人家下次(有项目)就不找你了。”老郭一边接过弱电工人的光缆一边笑着说。

作为工程商的老郭,一天到晚巡视工地是他的本质工作,按照他的话讲,忙起来的时候几乎很少有时间坐在办公室里,一天到晚几乎都是在工地上监督施工进度,有时甚至还要亲自下工地,给工人们帮把手。

而这样的智慧工地,郭总在北京还有其他同时进行的十二个项目。

既然如此劳累,那么在从业十多年来有没有觉得干不下去了,或是想转行?

“累是肯定的,但团队都是自己一手带大的,看着自己手下这么多张嘴,放弃或者转行对我来说很难,毕竟累和苦也是有回报的,和这帮弟兄们一起干了10多年,心里肯定也舍不得。”郭立卫说道。

“其实对于我来说,在安防行业干了十多年,这些辛苦其实早已经习以为常了,而且行业并不是只有苦,看着自己的日子一天天好起来,看着手底下可靠的人越来越多,团队越做越大,就觉得自己的辛苦也是值得的”。

而且现在这样其实真的不累,拿这些弱电工人来说,一般是早上八点半上工,干到晚上6-7点自然光消失下班,可对于我来说,我还要回单位整理工地的项目资料及工期进度,一般晚上下班在凌晨1点左右。

视察工地、整理工期进度,郭总的忙碌程度甚至比工人更甚

“你是没见过忙的时候,对于特别赶时间的项目,比如疫情期间医院的项目,经常由于情况紧急需要三班倒,且每班工人的工作时长至少在12小时,多则16小时,你说忙吗?是忙,但也是没办法,毕竟情况紧急,时不我待。”

对于帮尼菌来说,郭总几乎是帮尼菌见过最不起眼的工程负责人了,很瘦,皮肤因为长时间遭受暴晒而显得有些黢黑,但整个人却很有力量和活力,一到工地现场,原本受阻的进度就立刻在他的指挥下重新开展,是团队中绝对的核心。

这并不是帮尼菌夸大其词,而是在现场,恰巧真的出现了施工上的难题。

百炼成钢

作为一个有五个入口的智慧社区项目,其建设难点除了在设计层面上的难点外,更难的地方则在于作为一个自带花园的小区,走线问题成为了阻挠方案的最大难题。

在这个花园遍布的小区内,用于走线的光缆井经常被埋在一米多深的土下,想要在井内走线,就必须要完美的定位深埋在土中的光缆井位置。

而在此困扰下,弱电工人们只能用鹤嘴锄一锄一锄地去勘探,效率甚低,甚至有人在布线时由于泥土潮湿而不慎被电,让工程一度受阻。

见状的郭立卫不仅披上工程马甲亲自帮助勘探,更是在利用其丰富的场地经验迅速找到了埋在地下的低光缆井,并帮助团队成功完成了该工程段的布线。

“其实对于我们这些经常跑工地的人来说,这些问题都很常见,解决问题也基本都是依靠自自己的直觉或者是经验,尤其是赶工期的时候,更需要有一个有经验的负责人来帮助团队迅速解决问题。”郭立卫解释道,这些都是经验之谈。

而且作为工程商,到监督的工地上“顺手”帮团队解决几个小问题,其实都是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只要能够让项目按时完工,对于他本人来说其实累点也就不算什么了。

作为领导,如果不能帮助团队更高效的解决问题,那么企业还要你做什么用呢?郭立卫解释道。

不过当帮尼菌提起对于工程商来说现阶段最困难的事情是什么时,郭立卫还是微微皱起了眉头,并对帮尼菌缓缓吐出两个字:“人力”。

人力资源价格,工程商的现状与未来

对于有能力、有渠道的工程商来说,拿到能够养家糊口的项目其实并不难,可是随着疫情的到来和全国大量智慧项目的开展,人力资源逐渐成为工程商们最苦恼的难题。

“以我现在的十三个项目为例,公司常驻的弱电工人数量是有限的,想要找经验老道的工人,就必须要一定程度上进行人力资源的外包或去临时工市场招聘”。这还是项目工期不那么紧张的时期,如果一旦遇到特别紧急的项目,那么找外包工人几乎就成为了工程商必须经历的阶段。

然而摆在面前的现实则是:在疫情过后,外包工人的价格正在大幅上涨。

“如果是关系很熟的外包团队倒还好说,如果是到招工群里去招人,现在临时工的价格要比之前上涨了30%左右,这对于企业来说是不小的一笔开支”。

而且即便找到工人,也不能保障他的弱电经验很足,通常情况下会先让他下工地看看技术经验,如果不合适就只能再换一个,但这样无疑也会拖延工期,这对于目前在手的多个工期紧张的项目来说是极为不利的。郭立卫解释道。

郭立卫说,对于自己来说,有自信能够拿到足够的项目,但近年来行业专业人才流失的情况越来越严重,想要找到能够管理项目的人才如今已经越来越难,自己一个人去监督所有项目也不现实,这就给企业的经营造成了很大一部分压力。

“希望行业越来越好吧,也希望越来越多的人才能够进来。”郭立卫无奈的说道。

对于帮尼菌来说,工程商相比很多行业老总,对于顶端架构的理解也许并没有那么高大上,不过对于自己管理的项目,目前市面上设备的性价比以及针对具体场景的方案设计,行业内几乎无人能出其右。

看着郭总穿着红色工程马甲在工地上忙碌的身影,帮尼菌有心中犹然生出一种踏实的感觉,正是由于这些踏实肯干的人在不懈的努力着,才能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安全、更智能、更美好。

这就是北京海淀区一位工程商的故事,普通却一点都不平凡。

责任编辑:安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