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安全与隐私的战争,智能猫眼我该不该爱你?

2021-03-04 09:49 来源:智安物联网 作者:缙霄

由于传统猫眼严重依赖灯光且易拆性容易被不法分子利用,近年来电子猫眼、智能可视门铃、带有监控功能的智能门锁等走入了越来越多的家庭,被誉为“家庭门卫”,甚至在一些高档小区成为标配。

这类产品通常情况下具备移动侦测、红外夜视、语音对讲、高清红外夜视等功能,但令人没想到的是,正是作为安防核心功能的高清红外夜视,将智能猫眼推上了风口浪尖。

“正对大门”的隐私担忧

今年1月底,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夏道虎所做的工作报告提出强化民事权益保护,已审结“可视门铃侵犯邻居隐私案”,判令拆除门铃,明确自由有限度,权利有边界。该案引发广泛关注,网友讨论热烈。

就网友反馈来说,在部分老旧小区,由于建筑结构问题,邻里之间大门往往正对,如果邻居安装此类设备,那么“红外光源”在夜间就能被很清晰地看到。这种让人感到生活宛若被监控的情况,会引发心理上极大地不适。

换言之,智能猫眼可能会将邻居的日常出入信息完整记录下来,可跟踪分析,有窥探之嫌。由于主体复杂和缺乏相应监管,私人采集公共影像存在更大隐患。

更令人担心的是,为让智能猫眼现实24小时不间断录制,为摆脱内存卡的性能限制,当下“云储存”大行其道。那么录制视频的后台存储是否安全?即便邻居没有主观恶意,但如果云端录制的信息泄露,一样危险。

隐忧中的改进思路

由于网友反馈缺乏具体细节,难以辨明使用的是何款产品,是在何种情况下见到“红外光源”,因此将从两个角度对改进思路提出构想。

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说,通常情况下红外光人肉眼不可见。多数网友所谓的“红外光源”实质上是指示灯的光,用亮起证明相关模块的工作状态。基于此,相关厂商可以考虑在后续的产品优化中将指示灯去掉,进而让群众心理上的不适得以缓解。

从硬件的角度来说,可能在两种情况下,会给人以看到“红外光源”的感觉。

首先是“红暴”现象的存在,从理论上来说,红外发光管在工作时,发出大量的红外光,同时人也可以看到红光,给人以发出可见红光的感觉,暴露了红外发光管的隐蔽性,这个现象我们称为红暴。

其次是波长问题,从理论上来说人眼对常见的近红外波段的ir光都是有感知能力的,但是每个人感知能力会有差异。这就意味着红外光线在强度足够强的情况下,如果直射人的视网膜,也会给人以一定的感觉。

不过波长越长,人眼感知越弱、红暴现象越少、补光性也越差。

但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困扰安防行业多年的问题,低照度视频摄像技术的每次飞跃都意味着相对波长更长的红外光源可以应用。

当下低照度视频摄像技术经过了暗光级(0.1Lux)、月光级(0.01Lux)、星光级(0.001Lux),目前主流的摄像机已经达到了星光级,最低照度彩色达到了0.0005Lux@(F1.2,AGCON),黑白达到了0.0001Lux。这也就表明了就当下智能猫眼为人们带来的“心理上”的不适是有望得到解决的。

众说纷纭的评判标准,尚待健全的法规

伴随可视门铃具备的功能越来越多,特别是云存储、AI人脸识别等功能,更容易导致“邻居”个人隐私被收集、甚至泄露。业内人士透露,目前这方面的监管几乎空白,取证难度较大,且相关法律法规滞后于行业发展,判定标准不明确,量刑难、定罪难等问题已经浮出水面。

据司法从业人员表示,2021年1月1日实施的《民法典》第一千零三十二条规定,“隐私是自然人的私人生活安宁和不愿为他人知晓的私密空间、私密活动、私密信息”,明确将“私人生活安宁”纳入隐私权保护范畴。在此之前,我国法律并无对“隐私”概念的直接规定。

然而,新《民法典》对“私密空间”的范围没有做出具体界定。在司法界的众多观点中,仅有通过通常认知推断,才会认定“在居民楼楼道内安装摄像头对居民出入公共通道、进出电梯的活动进行监控,会对居民的心理自由感造成一定的束缚,而不压抑、不束缚的生活状态也是私人生活安宁的重要组成部分”。进而判定侵权拆除。

除却“侵权”的相关问题外,“数据泄露”也是引发网友大量讨论的问题之一。以当下智能家居头部玩家小米为例,根据天猫商城搜索,月销量排行筛选后,截至撰稿前(3月3日15时整),两款相关单品共计销量5918。

image.png

本月小米旗舰店智能猫眼销量(天猫)

但你可能不知道的是,即便是小米这般体量的公司,面对安全问题时,同样存在过重大错漏。

根据美国科技媒体The Verge2020年1月2日报道,因为用户隐私泄露问题,谷歌禁止了小米所有的智能家居产品访问其AI控制集成中枢Nest Hub和谷歌AI语音助手Assistant。

事情起源于小米的一台摄像头,今年初一位网友Dio-V发帖曝光称,他自己刚买的小米米家1080P Smart IP摄像头在集成到了Nest Hub之后,却意外看到了他人家庭中的景象,包括一个睡在椅子上的男人,还有一名在婴儿床上睡觉的婴儿等场景。事情披露后,谷歌直接禁止了小米集成谷歌的设备。

从现实的角度来说,由于物联网设备使用的通信协议十分多样,而硬件端里可能仅有几K字节的运行USC泛在安全保护架构代码,存储能力、计算能力都极为有限,无法像IT设备一样部署传统的安全软件或高复杂度的解密算法。因此越来越多的物联设备开始按照“端-管-云”构架铺设,从而实现物联网系统的整体安全管控。

但有个较为尴尬的问题是,在一众玩家之中,能以一己之力进行构架铺设且“没翻车”的企业,仅有寥寥几位。通常情况下这一方案交给了更专业的云计算企业来实施,这又显著提升了成本问题,对于企业抢占市场不利。

换言之,面对“数据危机”,绝大多数的业内玩家在相关责任明确前大概率会听之任之(原因参考福特平托事件),而作为消费者,当下我们能做的大概率只有在选择时擦亮自己的双眼……

小结

尽管目前人们对智能可视门铃态度各异,近年来,智能猫眼市场却持续升温,功能和科技含量不断提升,也更加“平价”,吸引不少人购买。

企查查数据显示,我国目前相关企业存续企业超过2000家。2014年全年注册量突破100家,此后几年注册量呈增长趋势。2020年是过去几年中注册量最多的一年,共注册约320家企业。

玩家的大量入场,意味着第一轮行业洗牌还未曾开始,如果与智能锁行业进行对照,或许在未来的洗牌中,智能猫眼的隐忧会逐渐消失,届时智能猫眼行业也会迎来一次腾飞。

责任编辑:潘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