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荣耀千亿出售,华为芯片业务何时才能回春?

2020-11-20 10:45 来源:帮尼资讯

华为终于还是“忍痛割爱”了。

11月17日,华为宣布以1000亿价格出售荣耀手机业务。无疑,出售手机业务的直接原因是为了躲避美国对华为的芯片制裁,没了芯片的供给,瞄准中低端市场的荣耀大量的芯片供应就很难得到满足,找寻不到替代解决方案的荣耀与华为做出切割,重新获得寻找芯片产能补给的机会。

然而出售荣耀只能是华为为了保持消费者业务的缓兵之计。而对于涉及众多产业核心芯片供应的华为芯片来说,显然切割荣耀并不能根本上解决问题。

尤其是对于安防行业来说,华为的安防芯片供应还能维持多久,其产能能否复苏,已经成了安防行业和芯片行业每个人都关注的事。

华为芯片荒仍未破局

目前来看,分拆荣耀已经是华为能够走出的最好一步棋。一方面,缺少麒麟芯片的荣耀迫切需要得到5nm制程芯片的供应(哪怕用的不是华为海思的产品)。另一方面,委身于国企性质的深圳智慧城市发展集团,无疑为将来荣耀更多的操作留有余地。

而1000亿元的出售价格,远低于之前其6000亿的市值,基本属于成本价出售,也可见得华为此次交易展现出十足的诚意。

而在解决了需求最尖端技术的消费者业务后,剩余的芯片业务如何处理,已经成为了华为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近日,有安防经销商曝出海康大华产品价格开始浮动,浮动水平在10%-20%之间,大幅增长的价格让他们措不及防,销量也因此受到了影响,很多中小经销商表示,突然上涨的价格已经严重影响了他们日常的经营。

640.webp (1).jpg

甚至还上了地方媒体的头版

从成本层面角度,我们很容易就可以找到产品价格上涨的源头,那就是芯片供应。从之前曝光的情况来看,海康大华既有大量的海思SoC库存,而且准备了相关的替代品,但随着华为剥离荣耀,对于华为芯片供应的担忧让他们也不得不考虑最坏的结果。

在之前的文章中帮尼菌有提到,海思安防芯片,尤其是HI3558、HI3559这两款明星级芯片凭借着其超高的性价比迅速占领了安防市场,而如今的芯片断供或减供已经对安防行业带来了实质性的影响。

能替代海思的企业有吗?有,比如富瀚微的FH8735、FH8755、FH8626等,还有安霸的芯片、乃至英伟达的Jetson TX2都有替代海思的实力,然而这些芯片的价格也相对较高(平均同水准芯片要高出500元左右),或在细分功能上只能实现对海思芯片的短暂过渡,想要替代海思芯片在安防行业的市场占有和全产业链的芯片供应,恐怕还需要很长时间。

一位芯片业内人士向帮尼菌透露,想要全线替代海思产品,目前国内没有一家企业能够做到,尤其是在海思的高端芯片领域,比如HI3519及HI3559目前国内没有一家企业可以快速填补空缺。

而目前市场的态度主要还是观望,一方面,安防市场在等待中低端芯片出来一款能打又便宜的明星产品,其中富瀚微、北京君正、寒武纪都是极有可能出货的厂家;另一方面,华为海思能否回暖已经越来越引起人们的重视,一旦美国的政策放宽,昔日的安防芯片霸主想要卷土重来还是很轻松的,毕竟人家有的是图纸和设计实力,目前缺的只是产能而已。

而对于海思未来的可能性,也已经引起了全社会的广泛关注。

来到命运“三岔路口”的海思芯片

从目前的境况来看,海思想要重新像以往那样供应芯片,目前主要有三个选择:

一缓兵之计,等政策好转

目前来看,缓兵之计是海思已经在采取的措施,即减少芯片放量保护库存,等待美国政策的好转。

从之前美国政府忘记执行抖音禁令的情况来看,目前受美国大选风波影响,目前政策恐怕很难短期得到改变,所以至少到明年1月拜登上台前,恐怕对华为的封锁不会有所变化,而这也是目前华为遇到的困难。

二 让海思变为第二个荣耀

在美国宣布将正式封杀华为后,业界对于分拆海思出售的猜测就从未停止。如果顺利的话,分拆海思,海思将重新取得芯片产能,赢得它失去的市场,然而这现实吗?帮尼菌认为不到最后时刻,分拆海思将是不可能的事情。

第一,消费者业务对于华为来说是利润的来源,但失去它不足以伤筋动骨。华为起家于ICT产业,通信产业是其生存的根本业务。回顾海思成立的契机,不难发现,正是在2003年思科对华为提起“世纪诉讼”后,华为认识到不能被美国从核心器件上卡了脖子,而华为海思才应运而生。

对于华为来说,其海思的芯片设计能力涉及到华为生存的根本,因此断然不会选择分拆。

第二,海思是华为培养多年好不容易养出来的“亲儿子”。众所周知,芯片业务作为前期投入大,回报少的部门,往往需要公司主体投入大量的时间、资本、人力来进行运作。而华为海思在早期也是华为内部最烧钱、最亏钱的部门,仅华为无线通信3G(WCDMA)这一个产品在商用前就亏损数十亿,从商业的角度来讲,华为也不可能把培养多年的海思拱手让人。

目前,华为还在加大对海思的投入。日前,华为就在上海青浦修建全球最大研究中心,其中最重要的一块就是海思半导体上海研发中心,仅该中心就预计投入万人以上的研发队伍,所以尽管目前海思的盈利状况不乐观,但这些钱,华为是必须付的。

如果说荣耀分拆是帮助产业链企业缓解压力的话,那么海思则完全没有这个后顾之忧,帮尼菌认为,海思变为第二个荣耀几乎是不可能,华为不会将自己的核心部门拱手让人。

三 自建产业链

海思芯片事件其实已经引起了所有国内企业的注意,对于走在智能化前列的我国来说,美国的手段无疑是狠狠打击了我国的智能企业。而芯片业务作为智能业务不可缺少的核心组件,像海思这样的事件已经不能容忍反复发生。

在芯片制造领域,在我国除了中芯国际具备相当的产能外,各界都在积极寻找突破美国光刻机封锁的方法。

首先就是中科院,今年9月,中科院宣布正式进军光刻机领域,将自研光刻机技术。其次,AMSL的对手尼康也宣布将与我国企业合作研发新一代光刻机技术,打破美国的技术封锁。最后就连AMSL自己也亲自下场,在进博会上展示了7nm制程的DUV光刻机,并宣布该机型不在美国制裁范围内,可向我国出售。

640.webp (2).jpg

而无论结果与否,各方都在努力打破美国对于芯片制造的技术封锁,而对于华为来说,早前也有风声宣称华为正在自建芯片生产线,先不论真实与否,但作为已经因此蒙受了巨大损失的华为来说,其内部关于打破技术封锁的探讨,想必也已经持续了很久。

对于安防行业来说,芯片供应的不稳定已经开始对行业产生了不利的影响,芯片的倒卖盗卖、产品的涨价都给行业带来了不好的影响,行业也迫切需要华为芯片重新回暖,毕竟用自己人的芯片,总是让人放心的。

责任编辑:安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