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旷视上市反复横跳,2020或成为AI企业生死存亡之年

2020-06-08 10:41 来源:本站

6月3日,有媒体报导称旷视科技终止了赴港计划,在科创版和赴港之间摇摆不定。

而旷视科技也第一时间进行了辟谣,称科创版鼓励和支持“硬科技”上市,是中国科技企业发展的好机遇,旷视正在积极考虑,同时终止港股的消息不属实。

自从旷视在2019年8月递交招股书以来,相关的谣言此起彼伏。其上市之路不可谓不坎坷,而从AI企业纷纷谋求上市融资来看,2020年对于AI企业来说,或将成为生死之年。

640.webp (1).jpg

“反复辟谣”的旷视,遥遥无期的IPO

在上市的这条路上,旷视辟谣的频率只能用离奇两个字来形容。从去年8月提出上市申请以来,旷视似乎一直在谣言与辟谣之间“反复横跳”。

对此我们也可以从时间线的角度上简单回顾下:

2019年8月,旷视科技正式向港交所提出申请,拟在香港主板上市,融资规模预计为10亿美元,力争11月初举行上市聆讯;

2019年10月,美国商务部将包括旷视科技在内的28家中国机构和公司列入美国出口管制“实体名单”,上市进程受阻,港交所上市委员会要求旷视对此作出解释并补充相关材料,出师不利让联想创投、创新工场等股东已经赎回优先股并退出了股东行列;

2019年11月,媒体报道旷视科技未通过港交所聆讯,旷视科技回应“报道不实”;

2020年1月,媒体报道旷视科技公司上市申请已经获得了香港证券交易所批准,融资5亿美元的IPO计划重新回到了正轨;

2020年2月,媒体报道旷视科技在港股的IPO申请已经失效,旷视科技回应“上市进程仍在正常推进中,正在更新材料”,同期由于疫情影响,原本计划在二月份招股的旷视暂定推迟上市计划;

2020年6月,媒体报道称旷视中止了港股上市计划,并表示旷视已经通过港交所聆讯,是主动放弃上市。而旷视对此再次辟谣,而媒体圈的朋友们也在一浪高过一浪的辟谣潮当中产生了“辟谣疲劳”。除了真正确认通过招股书以外的消息,旷视IPO的消息已经很难再引起人们的兴趣。

640.webp (2).jpg

印奇为旷视站台

作为AI四小龙,其IPO路程从早期的万众瞩目,到如今的频繁辟谣,这个转变不得不说很耐人寻味。

我们要知道,既然能被称为AI四小龙,其技术实力是毋庸置疑的。在今年上半年,旷视就率先发布了具有口罩识别的红外测温系统、开源了深度学习框架天元、还担任全国首个智能测温工作组组长等。总体来说,旷视的技术实力在业内得到了广泛的肯定。

那么这么一家明星企业为何上市一波三折?帮尼菌认为主要以下两个因素。

其一就是港股对于审核的高要求。作为全球知名的金融市场,港股对于证券审核的要求是出名的高。此前安防知名企业宇视科技就因为估值不符合预期而放弃上市。就连阿里巴巴曾经也因为港股规则而被拒之门外。

高要求下,旷视的IPO之路自然不会好走,而旷视的融资规模也从去年8月份的10亿美元降低为今年1月份的5亿美元,融资规模足足缩小了一半。而且相比港股的严要求,国内的科创版无论是从审核速度还是审核宽度来说,都比港股要好一些,这也成为了旷视考虑科创版上市的重要原因。

而第二个原因,几乎是目前所有AI企业的通病,那就是盈利能力较低。今年4月,全球知名AI公司Wave Computing申请破产重组的消息震惊了AI圈,而其破产的主要原因就是先机的技术概念迟迟不能落地和疫情引发的资金链断裂。

640.webp (5).jpg

对创业企业来说,没有固定的营收渠道成为了他们的“致命伤”,一旦投资断裂,马上就面临破产

事实上,在AI行业的野蛮生长期过去以后,资本对于AI企业的态度都变得逐渐谨慎起来。据统计,2019年人工智能企业的投资金额为967.27亿元,相比2018年下降了35%。融资数量也下降了4成。

这个下降原因既有国家宏观经济形势的影响、也有中美贸易战带来的影响,而最重要的还是资本对于回报的渴求。经过漫长的等待,市场已经对刷数据等AI企业“秀肌肉”的行为感到疲倦,迫切地需求AI企业提高其盈利能力。

在这方面,旷视虽然实现了3年营收增长21倍的营收奇迹,(2016年营收6777万元,2018年为14.26亿元)也有多个解决方案成功落地于消费电子、安防、供应链机器人三大领域。但AI企业庞大的研发经费投入同样也让旷视不堪重负。

据了解,随着营收不断增长的,还有旷视逐年累加的亏损。资料显示,在2016年、2017年和2018年,旷视科技对应的亏损分别为3.43亿元、7.58亿元和33.52亿元。尤其在2019年上半年,其亏损额度达到了52亿元。

虽然旷视在招股书中提到,亏损的原因主要是由于优先股的公允价值变动及持续的研发支出所致,但其较大的亏损额度还是给上市之路带来了不小阻碍。

“一般来说,对于科技创新的企业,上市前亏损的越多,越能说明其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进行技术的研发和市场的开拓,但关键要看是亏损有没有带来营收的增长,相对其亏损来说,营收并不是很多,这可能会对上市进程造成一定的影响。”分析师丁道师分析到。

科创版或成为AI企业破局出路

其实旷视遇到的问题已经成为AI企业普遍面临的问题,及资本要求AI企业迅速将技术实力转化为盈利能力。而这对于近几年创业的AI公司来说,无论是在产品研发、还是市场渠道开拓上,都造成了不小的压力。

与旷视相似,AI芯片公司寒武纪也遇到了类似的问题。尤其是招股书中暴露的持续亏损、短时间内无法盈利、IP业务无法持续发展、客户集中度高等问题,更成为了其上市路上的阻挠,据寒武纪招股书显示,寒武纪未来3年需要30-36亿资金用于芯片研发和生产。

640.webp (6).jpg

在华为从客户变成寒武纪的竞争者后,寒武纪失去了最大的营收来源

不过同旷视命运不同的是,寒武纪上市申请得到了通过,而且是以及其惊人的速度。据报道,在6月2日科创板上市委发布2020年第33次审议会议结果公告,寒武纪首发上市获得通过。其保荐券商为中信证券,此次IPO拟融资金额为28.01亿元。这也释放了一个相当好的市场信号。

而从提出科创版IPO申请到成功过会,寒武纪仅用了68天,这也创下了AI企业最快的过会记录。

虽然并未达到寒武纪期待的30亿元,不过28亿元的融资也足以让寒武纪在AI芯片的赛道上纵马驰骋。

而对AI企业的宽容和支持,也让科创版成为了AI企业在市场上募资的最佳通道。

640.webp (7).jpg

如今“无条件过会”、“高效过会”已经成为了科创版吸引企业的又一金字招牌。而对于急于IPO的旷视而言,科创版或成为其最好的归宿。

而旷视的未来,或许在下半年我们就能得到结果。

责任编辑:安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