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又现“飞刀”!飞刀背后是无奈还是贪婪?

2019-09-20 16:30 来源:智安物联网

近日,一段医生在手术室内收红包的视频在网上流传。视频显示,身穿手术服的医生从患者家属手中取走了厚厚一沓现金。

有媒体9月17日向山西洪洞县人民医院求证,证实视频内容为真,医院负责人表示,钱是给北京天坛医院专家的报酬,卫生局已介入过此事,目前事情已平息。

4dbba10018ca41bab4d09dd6025ae80f.jpeg

网传医生收钱图片

尽管按照一些律师的意见,医生和医院双双违反《医师外出会诊管理暂行规定》,相关责任人应该接受处分。但自该事件8月份在社交媒体传播以来,网上的评价一直充满争议。

而经笔者查阅,发现其实这件事,本质上就是我国存在已久的“飞刀”现象。

什么是“飞刀”?

所谓“飞刀”是指医生利用周末或者自己的休息时间,飞往外地,或者驾车行驶数小时到其他城市或者县城做手术。常是大医院的医生到小医院,大城市的医生到小城市,知名医院的医生到普通医院做手术。当然能飞刀的不会是小大夫或者毫无知名度的老大夫,能“飞刀”的多多少少都是有一些知名度或者手艺很不错的外科医生。

为什么会有“飞刀”的现象产生?

“飞刀”的出现实质上是我国人口数量与医疗资源不协调造成的,在能查阅到的有真实身份认证的医生所发表的文章来看,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飞刀”这种现象难以约束,相当数量的跨城市手术其主刀医生所在医院是不知道的,如果知道,也不会有合法的审批手续,多数是医院领导或者科室主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果禁止,那么会有相当一部分的医生向大医院转移,医生都走了,医院也就垮了?

这里引用一位医生和一位网友的话,国内某知名医院的一位主任医师曾在她的个人网站上留下这么一段话:“飞刀给我的感觉是自我价值与经济收益的双赢。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发达国家,医生都是真正的自由执业者。如英国医生每周会有一至两天在公立医院,但挣钱很少,这是为国家医保为公众服务,尽一位医生的社会义务。其余时间他会自由执业于几家私立医院,手术排得很满挣钱很多。”

而在国内某知名社区上,一位网友对这次新闻做了这么一个评论:“这不就是飞刀么,无非就是本地能报医保的医院没有好医生,想去转院去大医院看病又没法走医保不说得病的人能不能接受这种长途奔波还是两说,联系位知名医生过来做手术,自己放心了,医生有钱赚,县医院(指新闻中的医院)又把医保留在了本地。一个三赢的局面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出来骂。不过有一说一,事先商量好了手术费医生千里迢迢的飞过来,结果手术做完了给钱的时候家属给拍下来举报想要回钱财,这种行为着实下作。”

医生和网友都表示支持,“飞刀”就是好行为么?

大家可能不知道的是“飞刀”这种行为有相当的风险,这里引用一位医学教授的一段话:“我偶尔也“飞刀”,很了解外科医生“飞刀”这种现象。比起美国人的多点执业,中国外科医生的飞刀是有很多缺陷的。首先,医生对患者不了解,医护之间缺乏深入细致的沟通。很难充分了解患者的病情,潜在的风险很大。其次,在陌生的手术室、陌生的麻醉医生、陌生的护士陌生的助手,在陌生的环境里给陌生的人做手术,手术的风险会显著增加。最后,术后并发症处理及随访困难。医生手术后即飞离手术医院所在的城市,如果术后出现并发症等问题,很可能不能及时进行处理,最终有可能影响手术效果。”

由此我们可以这得到这么一个结论,“飞刀”的存在是源于患者的需求,即使它有风险可能会导致意外,但是患者考虑经济、身体等因素也不得不这么选择。那有没有一种既不让患者调换医院又让“飞刀”医生在熟悉的条件下施术,同时还能报销医保的两全其美的办法存在呢?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古时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曾写下了这么一句诗:“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他的身份是天生活佛,面对佛与情的岔路,不得已只能二选其一。

但在科技飞速发展的今日,在面对相当一部分的岔路口时,我们可借助科技的手段将岔路口合并为一条康庄大路,让我们可以大声喊出《九品芝麻官》中的那句经典台词:我全都要!

解决大医院与基层医院医疗资源不平衡状态,虽然现在流行用医疗联合体的模式推行,是比送医下乡更高一级的探索。但医疗联合体的模式对部分偏远地区来说还是很难解决他们的问题。但5G与智慧医疗的出现则为他们送上了一场“及时雨”。

远程手术,5G助力智慧医疗落地

5G即第5代移动通信技术,是最新一代蜂窝移动通信技术,特点是高数据速率、低时延、节省能源、降低成本、提高系统容量和大规模设备连接。虽然一直业界对5G还有许多争议,而且也尚未进入寻常百姓家,但是在医疗领域,5G应用已经捷足先登。

5G在医疗上的应用同时获得了一个新的术语——智慧医疗。尽管对智慧医疗的定义还有争议,但是,可以大致描述为,智慧医疗是新一代信息技术、网络技术在医疗领域的深入应用和实践,依托5代移动通信技术,充分利用有限的医疗人力和设备资源,在疾病的诊断、监护和治疗等方面提供信息化、移动化和远程化医疗服务。因此,智慧医疗是传统医疗卫生信息化的革命性升级。

从智慧医疗的核心来看,实际上就是远程医疗的2.0版,主要是依托新兴的5G技术实现医疗资源的最大化和最优化“套现”。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曾经远程就诊需要1080P、30fps以上的实时视频要求,对网络的带宽和时延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在远程B超和远程急救的应用场景中,网络时延需小于10ms,单路网络带宽需大于50Mbit/s,且无丢包、丢帧。

timg (2).jpg

“机械手”展示

曾经的4G网络很难满足这一要求,但5G可以。在今年三月,中国移动携手北京解放军总医院第一医学中心神经外科与三亚解放军总医院海南医院神经外科,成功为一名严重帕金森病患者共同进行5G环境下远程操控人体颅脑手术,这次手术也是世界首例5G远程操控人体开颅手术。8月27日,借助中国电信5G网络和华为通信技术支持,北京积水潭医院通过远程系统控制平台与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克拉玛依市中心医院、张家口市第二医院连接,北京积水潭医院院长田伟交替对三地手术机器人进行抓取,规划手术方案并远程操控,成功进行三地的远程手术。

远程直播,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上海市医药卫生青联委员毛颖曾表示:“从现在的医疗发展政策上来说,希望的是病人能留在当地就诊,而不希望病人再长途奔波,这个过程中教育是最要紧的,我们希望当地医生能受到同质化教育,在手术过程中能受到同质化的指导。”

上海首家5G智慧医疗应用示范基地揭幕式上,华山医院通过联通和华为的5G技术,直播了两台高难度开颅手术,不进手术室,人们也能身临其境地观摩医生的手术全过程。

将视线转至主会场的4K屏幕上,你会发现手术直播画面达到4K画质,能非常清楚地显示病人手术部位细到0.5毫米的每一根血管,端到端的时延不到20毫秒。毛颖对手术的关键部分进行了详细的讲解和指导。近60位神经外科专科医师培训基地学员“零距离”观摩手术过程,聆听顶尖专家的专业讲解,没能到现场的专家医生也可以通过移动终端在线上观看整个手术过程。

此次手术直播和远程指导的顺利完成,也为今后优质医疗资源下沉打下扎实基础。

毛颖认为,这只是5G在医疗领域应用的开始,将来5G对进行远程机器人的操控,以及AR(增强现实)和VR(虚拟现实)在医学上的应用等都会起到很大的作用。“在今后的工作当中,5G将为我们医学的发展提供更大的想象空间。”

结语

其实任何事有没有绝对的白和绝对的黑,在黑与白之间还有九十度的灰。而5G智慧医疗的推广应用可以缓解我国医疗在资源配置中的矛盾,加快医疗升级,也可以将这些不得已而为之的灰色“飞刀”由灰转白。

可以说,智慧医疗的出现,让处在灰色地带的“飞刀”现象有了被取缔的可能,当一个市场没了买家自然也就没了卖家,毕竟“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患者不必再担心车马劳顿与医保报销,“飞刀”医生也不再用承担风险,在熟悉的地方配合熟悉的人足不出户为患者服务。希望5G加速落地实现医疗智慧,促进智慧社会的到来和实现,让人民群众都享受的到一流的医疗服务。如果一流的技术可以应用到远方,人们也就会拥有诗意的生活。

责任编辑:潘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