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智慧城市的一体两面:东莞数字政府VS福州城市大脑

2019-09-20 13:55 来源:泰伯网

9月17日,备受瞩目的东莞市“数字政府”建设项目成交,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和华为海洋网络有限公司联合体以27.4128亿中标。也是17日,600多公里外,全国首个自主开放城市大脑项目——福州“城市大脑”建设启动。两个大型智慧城市项目同一天落地,而全国各种“数字政府”和“城市大脑”也在遍地开花。

东莞:华为总包“数字政府”

在东莞,华为将“兜底”数字政府的总体建设,包括“政务数据大脑”、“政务云平台”、“政务网络平台”、“政务一体化服务平台”四大基础平台,以及营商环境、生态文明、城市运营、民生保障、行政效能、公共支撑六大领域建设。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这一结果在意料之中,主要原因有两个:

1、华为与东莞渊源深厚。从2014年9月东莞松山湖基地动工以来,华为逐步将产业向东莞转移,几乎“挽救”了一度深陷“灰色产业转移浪潮”的东莞。投桃报李,东莞邀请华为深度参与数字政府的建设,也是情理之中。

2、华为统筹提供服务器、存储、网络设备、云管理平台、大数据平台等软硬件解决方案的能力十分突出。这一点从和华为总公司一起中标的华为海洋网络有限公司(下称华为海洋)就可见一斑。官网显示,其“致力于全球海缆通信网络的建设,为海缆运营商提供高可靠、高性价比的产品技术解决方案和包括项目管理、工程实施和技术支持于一体的端到端服务”。

华为海洋是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和英国全球海事系统有限公司联合成立的合资公司。2018年,华为全资子公司华为投资(持有华为海洋51%的权益)与全球海事系统有限公司(持有华为海洋49%的权益)修订了合资协议。修订后,在股权结构维持不变情况下,授权华为海洋董事会决策与华为海洋经营活动相关的重大事项。

eac1723c785446c195e793a43aa88598.png

智慧城市的一体两面:东莞数字政府VS福州城市大脑

这种软硬结合的能力,在大型的智慧城市项目中越来越重要,但各地实现的方式不尽相同。

福州:"城市大脑"开放建设

福州城市大脑“群策群力”的色彩十分浓重。

同样是在17日,福州城市大脑顶层设计纲要发布,福州城市大脑产业联盟暨福州城市大脑研究院也宣告成立,涵盖了城市大脑建设上下游的技术、产品和解决方案提供方。现场发布第三代12nm AI城市大脑专用芯片的比特大陆担任理事长,华为、百度、海康威视等企业担任副理事长,算域科技担任秘书长,平安智慧城市、依图、瑞芯微等70家数字经济企业作为首批联盟企业。而福州城市大脑也成为全国首个自主开放建设的城市大脑项目。

今年,福州“城市大脑”项目将建设共性基础平台和六个应用领域,共计11个项目,总投资预算约2.16亿元,并封装首批8个应用领域的18个应用场景。此前,福州市大数据发展管理委员会面向社会征集涵盖数字政府、行业大数据、民生创新和新一代技术4大主题、12个领域的“数字福州”创新应用解决方案,具体包括了电子政务 、智慧城市管理、工业物联网应用、5G示范应用等,为期一个月。管委会党组书记、主任张青雅介绍,福州为提供优秀解决方案的企业设置了一系列优惠政策,并列入《“数字福州”建设生态伙伴企业名录》,优先参与“数字福州”和智慧城市项目建设,与产业基金、投资机构进行对接。

就像阿里在杭州和浙江所走过的道路,对于想抢占福建省智慧城市市场的企业来说,参与省会福州的项目,无疑是最好的“敲门砖”。

北京大数据研究院智慧城市大数据实验室主任王鹏告诉泰伯网,以前的“数字政府”和“城市大脑”建设还存在一些区别,但现在越来越分不清,概念已经泛化。

从建设内容看,福州项目“中规中矩”,主要包括“131N”,即1个中心、3个平台、1个IOC和N个创新应用场景。其中,1个中心是指AI算力中心;3个平台是指城市大数据平台、城市开放算法平台和感知汇聚服务平台;1个IOC即城市智能运行中心;N个项目和创新应用场景是指包括经济运行、城市管理、公共安全、交通出行、海洋治理、生态环保、应急管理、营商环境、政务服务、公共服务10个领域及县(市)区特色的城市大脑创新应用场景。到2020年,福州将发布福州城市大脑1.0,拓展提升10个;到2021年发布福州城市大脑2.0,持续迭代应用场景。

一天内,东莞的“数字政府”和福州的“城市大脑”同时落定,称呼有所不同,但均是由政府主导的智慧城市项目,细分的建设内容也高度一致。这反映了现阶段各地上马的“数字政府”和“城市大脑”项目的趋同。

王鹏认为,目前整体智慧城市行业都是按政府提的需求,把原来的工作流数字化,大家没想清楚目标是什么。但其实数字时代的政府治理应该是一套新的范式,而目前流程再造的阶段尚未开始。不论是“数字政府”还是“城市大脑”,作为智慧城市基础建设的意味都很浓厚。

海康威视董事长陈宗年认为,城市大脑的应用和基础设施应相互促进,不求一步到位。用应用拉动基础设施,反过来基础设施将能够支持更多应用。

责任编辑:潘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