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安防人故事(第3期)】丨中羚泰和总经理史建斌:从厂商到工程商,我从未想过放弃

2021-04-28 10:49 来源:帮尼资讯

能够接受人生大起的人很多,但接受大落的人却很少,而能在大起大落之后依旧保持平常心,重振旗鼓继续在业内拼搏的人,是少之又少。

而北京中羚泰和总经理史建斌,恰恰是其中之一。

640.webp (1).jpg

中羚泰和总经理史建斌

一年做到区域经理,这个“新兵”不一般

在销售行业,做到区域经理,往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而史建斌从安防新兵到完成这个三级跳,却仅仅花了一年,仿佛小说中的主人公一般。

可能他也想不到,刚刚退伍转业的自己居然在安防行业有如此“天赋”。

2001年,刚刚退伍转业的史建斌机缘巧合下进入了北京黄金眼公司,虽然是最普通不过的销售岗,不过史建斌这个安防“新兵”,其在业内的快速成长,却犹如“开挂”。

当时我国安防行业正处在模拟向数字转型的关键阶段,但是那个年代,大部分人对于数字安防技术的了解都停留在表面,在许多人眼里,摄像机就是拿来提供监控画面,至于其品质好坏、运作机理如何大部分人是漠不关心的。

而要把数字监控推广到河南及周边地区(当时主要是郑州、焦作、洛阳、南阳),搞定当地300余家中小工程商,则成为了史建斌的第一个任务。

要知道在当时,无论是通讯手段还是交通手段都很不发达,想要联络好众多工程商并让他们选择自己的产品,所要付出的时间和精力,都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然而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史建斌得知当时的河南省公安厅要开一个技术交流会,几乎当地的所有工程商都要派人来听课,对于刚刚被派来开拓市场的史建斌来说,这是个难得的机遇。

但令人惊讶的是,史建斌不是要做一个会议的参与者,而是要做会议上的演讲者。这一决定不仅震惊了当时他在郑州的工程商朋友,更让当时河南安视博的总经理连连摇头:

“演讲者都是北京来的技术专家,你一个销售工程师想要上台无异于天方夜谭。”然而在史建斌不为所动,在他的认知里,数字替换模拟是视频监控发展的必然趋势,虽然他对具体技术的问题没法回答,但在落地效果方面,他了解的要比专家还清楚。

与当时河南省公安厅安全部主任多次的接触和讲解后,史建斌终于获得了在演讲结束后的讨论时间获得了发言机会。而这一发言,就让当时的黄金眼在河南一炮而红。

640.webp (2).jpg

黄金眼监控摄像机

“从当天中午开始,我的电话就没断过,河南各地的工程商对数字监控的热情非常高,都在询问数字监控具体的价格和效果,而在有了工程商资源后,一切的市场开展就变得容易的多。”史建斌回忆到。

在史建斌的努力下,联想黄金眼在河南市场第一年就做到了400万,第二年就已经超越了800万,而他本人也迅速从一名普通的销售工程师变为了区域销售经理,创造了集团内的升职“奇迹”。

然而史建斌并没有被大额的提成冲昏头脑,他开始思考:“既然安防技术革命的时代到来,为何不能自己组建公司做呢?”

随着联想对于黄金眼公司高层的一系列争议任命,原本发展势头不错的黄金眼发展陷入瓶颈,史建斌也终于下定决心要在行业内留下自己浓墨重彩的一笔。

2005年,北京黄金视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

史建斌的“大起”

同刚入行时不同,黄金视讯成立时不仅有众多的渠道资源、技术资源、更重要的是有众多北京安防圈内知名大佬坐镇。

而彼时任黄金视讯副总经理的史建斌,显然就是其中之一。

史建斌回忆到,那几年是国产安防发展的飞速时期,即便是像海康威视、大华股份这样的企业,当时也并没有同其他企业拉开比较明显的差距,整个市场的争夺,凭借的完全就是自己的本事。

从05到09年,是黄金视讯发展的高速时期。

据了解,当时黄金视讯的产品阵列不仅涵盖了模拟监控、数字监控,同时更承接了政府部门数字平台的建设需求,能够承接定制化软件平台的建设,这在当时来说几乎是安防头部企业才有的标签。

“能做硬件的企业有很多,但既能做硬件,又能向我们一样提供定制化软件平台建设的企业就很少,我们恰巧是其中之一”。

在国家3111工程不断增大的需求下,新生的黄金视讯迎来了其发展的高峰期。

通过帮助各个地方政府建立定制化的软件平台,黄金视讯迅速成长起来,不仅拿下了各地的项目,更是同北京的各个部门建立的深层次的合作关系。

不过最令史建斌自豪的还是,通过不懈的努力,黄金视讯拿下了08年北京奥运会网球场馆的安防监控系统建设。

640.webp (3).jpg

这些建设凭证记载着史建斌曾经的荣耀时刻

“做多少钱无所谓对我们来说,主要是能参与到奥运会建设中,为国家出一份力本身就是件荣耀的事情,对于一个人来说,挣钱固然重要,但能有机会实现社会价值,才能给予人最大的满足感。”

更令史建斌满足的是,公司绝大多数人,都随着公司的发展赚到了钱,看着在团建活动中每个员工都开着自己的私家车来参加聚会,史建斌感到很开心。

只不过他自己也没有想到,在这之后,他迅速迎来了人生的大落。

公司解体,艰难转型,史建斌的“大落”

在10年前后,史建斌逐渐发现公司的发展模式已经大大落后了。

一方面,以软件定制平台为主的政府端项目面临回款慢、工期长等问题,经常一个定制项目要花费研发人员半年以上的时间,这对于人力资源有限的黄金视讯来说显然不是个好消息,毕竟对于产品研发来说,多一个人研发,直接关乎到硬件的迭代速度。

而另一方面,真正给黄金视讯一记重锤的则是随着智能安防时代的来临,安防价格战开始了。

“我最早发现价格战端倪的是在一次逛中关村时,我发现某厂家的4路监控居然能卖到380元一台,而同样规格我们产品的成本就在400元左右,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不可接受的。”

通过调查,我发现产品成本差距的主要原因在于芯片价格,于是我们也找到当时某品牌的芯片供应商来讨论价格,却发现时代早已不同。

供应商说,芯片的提货价取决于你们的用量大小,1000片以下我们只能280元/片卖你,而当你需求10k甚至以上用量时,芯片的单片价格则会在200元/片甚至更低。

640.webp (4).jpg

从成本上的挤压,让很多中小安防企业透不过气

也就是在那时,我发现由产能不足带来的成本问题,已经成为了我们的致命伤,史建斌回忆到。

而随着营业额的逐步下降,在早年间由发展过快带来的各类企业管理问题也逐渐浮出水面,对于很多在智能时代发展过快的企业来说,源于企业内部的管理问题几乎都是在这一时期爆发,而随着某一内部人员的不当行为,这个曾经辉煌的企业也终于迎来了它的终点。

看着昔日自己建起的高楼轰然倒塌,说不难过是不可能的。不过对于史建斌这么一个退伍转业、在安防行业不屈不挠战斗过的老兵而言,失败阻挡不了他对于行业的热情。

残存的梦想

面对如此挫折,很多人都会选择放弃,甚至自甘堕落。可当帮尼菌问道史建斌对行业的看法时,他却说:

“虽然市场竞争是残酷的,但我从未想过放弃”。

如今的史建斌凭借着其多年在业内积累的资源,在智慧园区、智慧工地等领域频繁发力,即便是重新组建的队伍,史建斌这几年带领他们也发展的很快。

只因在他心里,为行业做一些事的愿望却从未熄灭。

“虽然现在行业内再造一个海康大华的可能性很小,但在细分领域依旧有很多中小企业在打拼,对于他们来说我都是希望能用手头的资源去帮助他们,合作也好,注资也罢,总之希望能够看到他们成长起来。”史建斌说。

对于行业的热情与期待,史建斌这么多年没有丝毫褪去。

不过帮尼菌认为,史建斌最宝贵的品质,不在于他多次艰难创业的经历以及行业老兵的身份,而在于他对于社会,对于国家的那份责任感。

2020年新冠疫情期间,北京几乎所有的工程商都受到了停工带来的重创,即便如此,史建斌依旧发动员工,捐款280多万支援抗疫。

有梦想的人很多,能干的人也有很多,但能干又有社会责任感的人,尤为难能可贵。而史建斌是其中之一。帮尼菌也相信,对于一个如此有能力、有野心、有实力的人来说,这个残存的梦想,或许将在不久重新起航。

责任编辑:安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