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一股浪潮退去后 RFID无人零售跨界“开花”

2020-12-03 16:47 来源:RFID世界网

任谁也无法料想到,无人零售的这股热潮来得如此迅猛,消退得如此迅速。

2017年被称为“新零售”的元年,各路兵马纷纷挤上赛道。围绕着新零售,物联网、AI、RFID是被提及得最多的名词。人们根据新零售的实现方式将它们划分为三大门派,使用RFID技术的被称为物联网派,使用二维码的被称为互联网派,使用机器视觉的则被称作人工智能派,三大门派同场竞技。

事实上,无人零售并非一个多么新鲜的概念,只是随着技术的演进萌生出新的形态。早期的无人零售共有三种主要形态:常见的是以饮料、零食为主的自动贩卖机,这类市场较为稳定,也是三种形态中普遍的一种;第二种则是针对办公场景的无人货架,这种形式简单;第三种则是无人超市或商店,这类商店依靠机器视觉和商品RFID系统来完成购物过程,是三者中技术更为先进的方式。

9d6035f140060bfe249aad99a3fc0f63.jpg

一股浪潮退去后 RFID无人零售跨界“开花”

在今年新*疫情爆发的早期阶段,武汉火神山无人超市又火了一把。由于疫情期间,需要减少人员的正面接触,避免发生相互感染,这进一步凸显出无人零售的应用价值。

RFID无人零售跨界“开花”

针对无人超市和商店,采用的技术路线是多种多样的。比如有走RFID技术路线的缤果盒子、A便利等;也有视觉识别作为主导技术的Amazon Go;还有以自动化机械设备为主导的TCL旗下的F5未来商店等等。

视觉识别解决方案存在单店投入成本过高的问题,节省的人工成本并不能抵过技术投入的成本,因此不能被大多数人接受。自动化机械设备同样受限于成本和应用灵活性,并不能满足更大范围内的场景应用。

2017年6月,缤果盒子落地上海,成为国内首个规模化商用的无人零售品牌,缤果盒子将RFID全智能商品识别系统、智能识别防盗系统、在线自助结算系统、远程客服系统融于一体,踏出了零售模式探索的一大步。

然而不论何种技术路线,随着无人零售这股热潮的消退,均没能实现预期中的成果。但如果因此便断然否定无人零售,那不免流于武断了。毕竟,无人零售存在的场景合理性是没有问题的,与之相关的探索也都是有意义的。

无人零售的市场虽不及预期,却带动了无人化场景的横向发展,RFID智能箱、智能柜等产品在图书、航空航天、电力、资产、医疗、高值耗材、贵重物品和文件档案管理等领域的接受度越来越高,产品开发和市场均充满想象空间。

针对工具管理的智能箱、智能柜集成了RFID系统,通常包括RFID读写器、RFID天线、安卓一体机、IC卡刷卡设备、温湿度控制器等智能设备,多用于航空航天、电力、消防、机械等领域。这类产品的核心在于基于RFID技术的数据化管理,通过配套的软件系统,采集工具的取放管理,使用时间,取用人等信息,通过数据平台集中处理,最终指向工具管理的高效化、智能化。

这些应用会针对不同场景作出具体改进,比如由于处于金属环境,系统会采用抗金属标签。工具柜内装有湿温度控制器,如果工具出现湿温度不达标,工具将会被锁死,不能从工具柜中拿出,可以从源头上避免安全事故的发生。

针对医疗耗材的管理,基于RFID技术能自动感知耗材柜内库存情况,实现耗材领用自动记录。医护人员直接领取医疗耗材,关门即可,RFID会自动记录使用的耗材种类、规格、数量等信息,可以避免人为失误。此外,柜体的显示屏实时动态显示耗材库存、使用和缺货信息;手术后结算数据直接对接HIS系统计费,避免疏漏;通过软件可实现近效期预警,过效期拦截,批号追踪管理,从而避免医疗事故的发生。

在档案管理的应用中,更强化盘点和定位功能,通过档案柜内置的读写器实现实时盘存和定位,方便档案的查找,这与档案外形统一、数量大的特点相匹配。

新零售依旧在路上

新零售最核心的是把原来没法数据化的东西数据化,然后在数据化的基础上作应用开发,这是对传统人力经营模式的颠覆,现实告诉我们这是不能一蹴而就的,需要一个交替的过程。

商户需要考虑投入成本和成效,反映出来是产出比。由于小件商品的利润并不高,许多商家并不能承受技术的成本。因此,一些厂商转而采取租赁模式,将无人零售设备提供给商户使用,以减少商户的资金风险,部分厂商甚至想要打造平台化的经营模式。

此外,新零售的探索,有利于技术的传播,图书、航空航天、电力、资产、医疗等领域对RFID智能箱(柜)的青睐便是对此明证,这些场景在现阶段有着更高的适配性。而这些场景的探索,又会反过来作用于技术方案的升级。

目前,自动售货机在日本已经非常普遍,据相关统计数据是超过了500万台,成为居民日常生活的基础设施之一。在日本的一些荒无人烟的高速公路上,也总能看到一两台自助售货机,它们能满足不同人群的需求。

追溯起来,“新零售”概念由马云于2016年提出,至今也不过4年时间。因此,或许不是它的发展太慢,只是我们太心急了。

责任编辑:潘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