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AI企业:在自我毁灭的道路上不断加速

2020-11-17 11:29 来源:帮尼资讯

40亿美元是什么概念?相当于阿里2018年全年的营收,到了安防领域,40亿美元可以相当于海康半年、大华一年半的营收。

而如今就有这么家企业,四年融资40亿美元还不够,还背负着高达102.35%的债务,换做其他领域,如此高的负债率肯定会让投资者忧心忡忡,而在AI领域,它不仅活的很好,甚至在近日宣布谋求上市,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商汤。

不仅是商汤,随着《财经》在近日爆料商汤将在三年内在A股和H股上市后,目前AI四小龙商汤、旷视、依图、云从已经全部宣布将IPO。

看来一级市场的钱和信心,终于被他们烧光了。

timg.jpg

AI企业:在自我毁灭的道路上不断加速

盈利已成为市场对AI企业最大诉求

头部研究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人工智能产业投资额713亿,同比下降40%。而这个趋势在今年上半年继续扩大,今年上半年,依图的新一轮融资只有3000万美元,比起2017年的3.8亿人民币,2018年的1亿美元来说,堪称断崖式缩水。

面对一级市场资本的谨慎态度,烧钱机器们不得不把目光方向二级市场,就连一直宣称“不差钱”、“短期没有IPO计划”的老大哥商汤被媒体曝出将有上市计划,同一年前商汤宣布没有上市计划的豪迈相比,这样的转变,属实有点翻脸如翻书的意思。

玩笑归玩笑,但如今AI企业的日子确实不好过,一方面,他们要不断推出新技术、新产品;另一方面,产品如何落地,如何盈利已经成为他们面对的最大的问题。要知道,从目前曝出的信息来看,所有AI企业都对其盈利情况缄口不言,要不就是被曝出巨额亏损。状况是一个比一个惨。

以AI四小龙为例,目前:

商汤:2019年营收7.2亿美元,收入飙升147%,净利润未披露,但官方称已在2017年实现全面盈利。

旷视:三年累计亏损近百亿,而累计营收(截止至2019年上半年)为27.749亿。

依图:截至2020年上半年,营收总计14.687亿元,累计亏损72.83亿元。

云从:未明确披露,但2018年预计营收15亿元。2020年上半年获得新一轮18亿元融资。

诚然,所有人都知道AI企业吃钱,看重的不是短期的一城一地的得失,但如此巨额的投入,却换得如此少的营收和盈利增长,投资人再有钱也吃不起这么烧。而二级市场的投资人和散户们更是惜金如命,想要他们乖乖交出银行卡,光凭高大上的发布会肯定是不够的。

不客气地说,如果AI企业在上市后还不能找到合适的经营模式实现盈利,那么距离自我毁灭被人收购,速度只能是越来越快。

四小龙盈利模式解析

想要在二级市场上力挽狂澜,只画饼肯定不行,还要拿出落地的产品和盈利模式。而同样,我们把四小龙目前的盈利前景进行梳理:

商汤:投资与底层平台并重,盈利场景尚不明朗

商汤的核心产品是其底层AI平台,通过该平台,商汤的愿景是将AI赋能千行百业,然而在实际的落地过程中,目前的AI平台即便宣称要赋能千行百业,但能够实际占据领导地位的行业还属凤毛麟角。此外,其单品产品在市场上较高的定价又让很多消费者望而却步,而这都阻碍了商汤的商业变现。

所以在实际落地层面,目前最常见到商汤还是金融和安防行业。在金融行业,商汤的落地方案主要以生物识别为基点展开,而在安防行业除了人脸识别外,商汤还在智慧安检、自动驾驶、智慧遥感等领域有所建树,大量的行业应用为商汤带来的盈利的可能,然而其盈利数据尚未披露无疑给每个关注者都发了一把“痒痒挠”。

此外,商汤还在机器人、无人驾驶、娱乐场景中有所应用。可以说,商汤产品应用场景诠释了它赋能千行百业的愿景。然而这也存在一个核心问题,那就是没有核心到底是什么。

纵观所有跨行业企业,几乎每家企业都有自己的根基行业。比如电商之于阿里、互联网通讯之于腾讯、安防之于海康、ICT之于华为。一个企业总得有它立足的基本盈利行业,才能不断扩展技术的应用边界,进一步扩大企业规模。

而对于商汤来说,底层的AI平台可以说是它的技术核心,但能说是盈利的核心来源吗?商汤的产品线很多,涉及的行业也很广,但出售算法的只是个盈利手段,而不是一个发展方向。此外,涉及到如此多领域的商汤该如何计算盈利率和毛利率?如何展现给投资者看,这都是很严峻的问题。

2019年,有报道指出商汤客户数量达到1200家,但这1200家客户为商汤带来多少利润,才能与业界对商汤的投资持平?这不由得让人深思。

除了AI平台外,商汤还将大量资金用于投资,比如2.1亿投资51VR等等。不得不说和寒武纪的情况有些类似,有行业内独一无二的投资链条和技术链条,但能否转化成有效的盈利能力,情况还上不明朗。

想要赋能千行百业,找到自己的核心行业,找到自己盈利的根,同样重要。

旷视:人脸识别+深度学习,避免同质化已成最大挑战

相比商汤,旷视的产品显然有核心的落地场景,那就是需要人脸识别和深度学习的移动金融和安防行业,不过对于旷视来说,目前摆在他们面前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同质化”。

因为做人脸识别的企业,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而且对于人脸识别来说,技术深度高真的就是优势吗?不一定。

以旷视Face++为例,Face++目前最多能够对人脸识别进行1000个识别点以上的记录和识别,然而在实际应用当中,完全用不到,一般的人脸识别仅用96点位识别和128点位识别就可以达到极高的识别度。

而人脸识别在实际销售过程中,是按照识别点位来报价的。之前有广州的公司想用某公司的人脸识别,但因为128点位报价太高而放弃,转而选择了Faceu(没错,就是那个美颜软件)的人脸识别产品。

在人脸识别商用的大潮中,旷视不说做到最好,但前三甚至坐二望一是肯定的。那么市场份额占比呢?恐怕远达不到其技术该有的水平。

而如何避免同质化竞争,已经成为旷视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近日,旷视宣布进军智慧物流,接连发布几款智慧物流产品,同时组建了智慧物流研发团队,不得不说还是很有想法,那么智慧物流能扛起旷视盈利的大旗吗?恐怕还要让子弹飞一会儿。

云从:立足金融和机场安防

云从不如商汤大,不如旷视专注深度学习,但帮尼菌认为,云从绝对是AI企业当中最稳的。

首先,云从出身国家队,即便是行情不利的上半年依旧拿到了18亿的大额融资,有靠山的云从目前不愁吃穿。

其次,云从有明确的落地场景,那就是通过人脸识别技术落地金融行业。目前云从已经成为中国银行人脸识别的第一大提供商,市场占有率72.7%,拿下了公开招标项目(总121个)中的88个,拥有自己立足的行业。

除了金融外,云从在交通领域还有机场安防这个主要安防场景,除人脸识别登记外,还包括黑名单布控、分级安检、人流密度统计、精准找人、VIP客户自动识别等系统功能。目前,云从的技术已经陆续在银川机场、重庆机场、首都机场等五十多个机场应用。

所以虽然云从在融资规模和估值上远不如商汤,但是在AI四小龙里,它给人的感觉是最踏实的,很有可能在招股书披露后受到二级市场的青睐。

依图:公安领域有所突破,但同样迷茫

在安防领域,依图研发的“蜻蜓眼”人像大平台已服务全国上百个地市公安系统,应用于全国二十余省份的城市公共安全领域,也为海关总署及中国边检等提供人像比对系统。

说依图没有稳定的盈利点肯定不现实,对于公安口的安防需求,依图的理解已经相当到位,也有非常多的应用实例。

但依图的招股书却透露出了一股明显的迷茫感。招股书透露,依图既要对标谷歌、华为等已经实现覆盖多个AI领域的产业化公司,又要发展芯片业务、还要在安防领域继续深造,对标海大宇。

这三个领域,能拿下一个不愁吃穿是没问题。问题是其对标的企业都是行业巨兽级别,到底怎么做才能实现这“宏大”的愿景,如何实现这些企业超高的毛利和营收水平,依图并没有给出答案,而想要深造这些领域,每一项都需要花费巨额的资金。

从财务状况来看,累计营收14亿,亏损72亿的依图在达到目标前,恐怕先要解决的,是实现盈利。

综合四小龙的整体盈利情况,很难不用“眼高手低”来形容他们目前的状况。一方面,他们都拥有业内最强的算力算法,拥有广阔的发展前景。但另一方面,他们的落地情况和盈利水平实在堪忧,我国目前是新型制造业为主的国家,经济发展非常倚赖制造业带来的变化,而AI企业更像是在兜售未来和下一个世代的产品。

而这又有几个人能用得上,又有几个人能用得起?

AI企业:自我毁灭倒计时

从目前的风向来看,追随着寒武纪的步伐,AI四小龙上市是早晚的事,IPO的结果显然也不会差到哪去,寒武纪从市值破1000亿到跌到目前的700多亿也就2个月。但钱肯定是拿到了,未来几年也不愁吃穿。但之后呢,谁也不知道。

钱再多也有花完的一天,AI企业在倒计时结束前也必须找到属于自己的成熟商业模式,人工智能的应用是必然的,但也是以依附于制造业,提高人民生活效率是其应用的大前提。如今人工智能已经上得了厅堂了,大家都迫切地等待他们下到厨房里来,毕竟能给大家上菜(赚钱)的,大家才愿意花钱买单。

责任编辑:安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