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华为落难,机器视觉难逃一劫?

2020-09-25 10:47 来源:工信部

9月23日,华为第五届全联接大会召开。轮值董事长郭平在主论坛的演讲开场就直言不讳地指出:

华为现在正遭遇很大的困难。持续的打压,给我们的经营带来了很大的压力,求生存是我们的底线。

微信图片_20200924111049_副本.png

可见,在美国一系列封锁政策后,华为业务,尤其是芯片业务及其支持下的业务受到了沉重打击。

而在安防领域,安防人最关注的问题莫过于,依托于算法和算力的机器视觉,能逃过一劫吗?

背水一战的机器视觉

软件定义从不意味着放弃对硬件参数的追求。事实上,软件定义摄像机由于对算法和算力的高追求,往往需要更高规格的核心硬件组件。

这就好比手机,运行越复杂的程序,需要的内存和CPU水平就高。华为机器视觉软件定义的性质就决定了它在核心组件上的规格绝对不低,甚至要比市面上绝大部分监控摄像机的规格要高上不少。

今年5月,华为推出了下一代四无生态摄像机。按照机器视觉总裁段爱国的说法,在华为看来,机器视觉就是5G时代行业数字化的智能手机,而四无生态摄像机显然就是这一理念的践行者:

从华为官方发布的机器视觉开箱视频中我们可以看到,其核心是四块主板构成的软件搭载平台,一块负责搭载CPU、GPU、CIS等核心芯片,另外三块负责根据用户需求自行搭载算法所需硬件,而从外观来看,除去摄像头外,和苹果的“垃圾桶”工作站几乎别无二致,几乎可以算得上是一台小型电脑。

微信图片_20200924112821.png

主板上插满芯片的四无生态摄像机

而目前,芯片供应受阻的华为机器视觉,显然到了背水一战的节点。

9月15日,美国正式断供华为,伴随着芯片生产能力的降低,华为安防芯片的价格正在水涨船高。

据了解,原价150元左右的一颗海思Hi35xx芯片,如今在市场上已经来到了600元以上。高端的Hi3559A,价格已经从500元一路被炒到1000元以上,近期价格更是飙升至2000元左右。

试问,那个安防企业留给芯片的成本能达到2000元以上?据了解,除了海康大华等核心用户外,目前市场上中小安防企业已经出现海思IPC芯片缺货的现象。

除了自家的芯片荒以外,美国的禁令更是让机器视觉无法购买美企的芯片。通常来说,一台监控摄像机除了核心的CPU/GPU外,还需要CMOS芯片、IPS芯片等芯片的支持。目前,海思的设备CPU采用的是自研芯片、Arm架构(还刚刚被美资英伟达收购)。CMOS芯片来自索尼,但受疫情影响,索尼芯片上半年芯片产量大减。

可见就算是对于华为自家的机器视觉来说,芯片同样是用一片少一片,更不要提软件定义摄像机需求的几乎都是中高端安防芯片,在这种情况下,机器视觉在未来1-2年内很可能面临芯片荒的局面。

就算是当下芯片供应充足,但作为软件定义摄像机而言,大量高端芯片的需求以后可能需要依赖美国进口,而在特朗普政策的全面封杀下,机器视觉未来高端硬件的供应很可能受阻。

可以说,如今的机器视觉迎来自己背水一战的关键时刻。

多方努力,华为正在努力自救

面对困难,华为机器视觉乃至全体华为员工都在积极努力寻求破解方案。

首先是在对华为和外资企业双方的努力。

据中证网报道,英特尔已经获得向华为供货许可。随后,有媒体向华为方面求证,华为表示,去年年底英特尔拿到的许可证不受两次禁令的影响。

也就是说,在CPU芯片层面,英特尔的X86架构(虽然在安防应用较少)可以供应华为使用。

更令人可喜的是,在近日召开的德银虚拟技术大会上,美国超微半导体(AMD)公司高级副总裁福瑞斯特称,AMD已经获得向美国“实体清单”中某些公司销售其产品的许可证,(后来被媒体曝出该公司就是指华为)。

此外,还有高通、台积电、三星、SK海力士、中芯国际等多家企业都希望能向华为继续供货,不过其供货许可需要美国商务部、国防部多部门审批,预计需要8-10个月才能完成。

华为自身:入股CIS芯片厂商思特威

除了继续在外资合作方面寻求突破外,华为哈勃(哈勃创新投资有限公司)也已经入股国产CIS厂商思特威,继续布局安防芯片领域。而这也被视作华为应对美国封杀的主动出击之举措。

据了解,思特威公司创建于2011年,是国内专注提供CMOS芯片产品的供应商,拥有全彩夜视技术、DSI技术、基于电压阈架构和Stack BSI工艺的全局曝光技术在内的诸多独创技术。哈勃此次投资思特威,无疑可以减轻其CMOS芯片的供货压力。

此外,哈勃还投资了其他8家公司,包括材料、显示芯片、光通信芯片、模拟芯片等领域,未来或为华为产业提供进一步的芯片支持。

有传言,华为正在构建自己的芯片生产线,而哈勃则是其背后的资本大手

其他企业:逐渐完成对华为产品线的补充

2019年,海思芯片占安防全球芯片的70%以上,而在海思产能下降的当下,越来越多的芯片企业开始逐步完成对市面上海思芯片产品的补充。

以云天励飞为例,其芯片产品总监廖熊成表示,目前安防芯市场正面临巨变,海康、大华、宇视等众多安防市场的玩家都在切换芯片方案。云天励飞已经推出对标海思高端安防芯片的产品,如3559A、3519A等,有部分客户正在进行测试中,未来有望取得安防芯片市场一定份额。

此外在传统安防芯片厂商上,包括富瀚微、中星微、君正、全志、瑞芯微、展讯等,被业内人士认为更有可能短期内补充海思的市场空位,保住国产替代市场份额。

其中富瀚微作为模拟ISP芯片的龙头,已经实现IPC、ISP芯片中高端产品的全覆盖。在IPC领域,富瀚微富瀚微作为仅次于海思的国产供应商,目前芯片工艺节点已经来到了22-28nm,可以对海思空缺的市场做到有效补充。

此外,瑞芯微、寒武纪、依图等企业都推出了自己的安防自研芯片,其中瑞芯微的RV1126、RV1109、依图的求索都是对安防芯片市场的有力补充。

不过作为安防从业者,我们还是希望华为能够早日回归到正常的竞争秩序中来,毕竟每个安防从业者都紧紧地盯着机器视觉的五年之约。

如果因为这种不可抗力而少了华为的竞争,难免也让人觉得索然无味。

责任编辑:安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