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高速公路自由流,移动支付必须出局?

2019-08-27 10:22 来源:味道交通

一、有益补充

2014年的时候,滴滴还是嘀嘀。

嘀嘀和快的,两个打车APP拿着支付巨头爸爸们的钱,用纨绔子弟洒钱请客的古老套路,请全国人民坐出租车。一时间,大街两边都是拿着手机打车的男男女女,打个酱油都要打车去,似乎出门不占个便宜,就是吃亏了。

真金白银的补贴,出租车司机们当然赚得眉开眼笑。

有次打车,我问司机:

“嘀嘀和快的这么玩命的补贴,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司机想了想说:

“可能想抽成吧?”

虽然满腹狐疑,但也找不到更好的解释,或许是吧,毕竟全国那么多人坐出租车,如果能拿到10%的订单抽成,那也是一笔天大生意了。

结果,我们猜到了开头,却没有猜到结果,后来,嘀嘀变成了滴滴,而且变成了全世界最大的出租车公司。而出租车司机们也惊讶地发现,滴滴们从补贴他们开始,生造出了一个叫网约车的新业态,而且有着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全名——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用来区别他们的巡游出租汽车。

这时候,大家才恍然大悟:

抽成有几个钱?人家压根儿就是冲着整个行业来的!

打车的也好,开车的也好,当初怎么眉开眼笑占来的便宜,现在就得怎么咬牙切齿地还回去。

历史似乎又开始重演。

两年前,移动支付开始进军高速公路收费站,支付宝和微信在高速公路收费站逐渐铺开,从“扫码付”,到“车牌付”,再到“无感支付”,用切香肠的方式,逐渐切到了ETC的饭碗。

hangye-zhinengjiaotong.jpg

高速公路自由流,移动支付必须出局?

面对有人喊出的“狼来了!”,有种声音显得格外淡定沉着:

“没事没事,移动支付是ETC的有益补充。”

这种观点,要么是吃了打不长记性,那是蠢!要么是屁股坐在别的地方,那是坏!当然了,人们常说,小孩子才说好坏,成年人只说利益。所以,用“好”或“坏”来形容移动支付,确实是小孩子说得话,移动支付的伟大意义早已得到了证明。但如果借助这种观点混淆视听,好混水摸鱼的话,就有装大尾巴狼的嫌疑了。

支付巨头们拿着真金白银、装着孙子一家一家的跟大大小小的高速公路投资公司谈,是为了去给ETC做补充?

二、光环下的绝地反击

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是一件具体的事件,但通过这件事,却可以看到一个重要的信号:这是决策层提高交通服务经济能力的一个新切入点。收费公路要改革、运输效率要提高、物流成本要降低,就要尽量减少人为的阻碍,专业上叫实现交通自由流。

几年前,刚办了ETC,恰好碰上国庆免费通行,下高速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瞥过人工收费车道一眼望不到头的排队车子,轻点刹车滑过收费站时,一种VIP的感觉油然而生。自由流到底是好,如果货车也能实现自由流,能让整个物流体系省下多少钱?

怎么实现高速公路的自由流呢?这是一个路径的选择问题。截止到2019年初,有两个可能的选项。

一个是实现ETC的全面覆盖,开车接近收费站,“嘀”一声无线感应,收费杆升起,踩油门走人,轻松愉快。

一个是“无感支付”全面升级,开车接近收费站,“唰”一声车牌识别,收费杆升起,踩油门走人,轻松愉快。

ETC凭借十几年的发展基础,虽然在量上遥遥领先,却在势上落后于移动支付们。毕竟,对于用户来说,不用去柜台填表、不用跑出去装设备的便利,还是蛮有吸引力的。如果再假以时日,会变成什么样子,还真不好说。

不知道是不是该庆幸没有如果,2019年,最终的方案发布后,政策的加持下,ETC主角光环护体,实现了绝地反击。移动支付们则失去了继续切香肠的资格,丢掉了在高速公路与ETC同台竞技的机会。

三、什么是关键原因?

老板们布置工作任务之后,为了体现他对技术工作的重视,有时候会跟一句:

“技术上有问题吗?”

“没有?好,那干活去吧!”

以我们大多数人所从事的工作,技术上能有多少难度?技术上当然没问题,就算是造原子弹,现在最大的问题也不是在技术上。

移动支付没有进入高速公路的识别和计费环节,技术也肯定不是关键问题。认为车牌视频识别成功率不够,而导致移动支付出局的,明显堕入了死理工科男的木性思维。

我在上篇文章——《ETC的一石三鸟计》中说到过的,土木堡之变前,从技术角度无论怎么分析,明军都强于瓦剌军,但结果呢?连大明朝的皇帝都被人家抓去放羊了。

对于这种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决策,要考虑的问题很多。但决策层拍板时最在意的,是在尽量平衡各方利益的前提下,再考虑原有的投入和未来的机会,归纳起来,无非就是沉没成本和机会成本。

看三国的时候,总有一个疑问:为什么诸葛亮铁了心要北伐?甚至在身体已经明显不行的情况下还不放弃?呆在成都做个闷声发财的土财主,过着悠闲自在的慢生活不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吗?

后来慢慢看明白了一些,前面几次没有成功的北伐就是已经沉没的成本,包括消耗的粮草、兵力等等。沉没成本是已经付出而且不可收回的成本。

而北伐的机会成本,一是以攻代守,同时消耗对手国力。毕竟两家的战争潜力都摆在那里,如果按兵不动,让曹魏完成资源整合,那一定会对己方形成巨大威胁。二是万一成功了呢?那可是恢复汉室江山的伟业了。

而固守益州的机会成本呢?可以休养生息,建设好自家的一亩三分地。

但问题是北伐和固守益州不能两全,就算聪明如诸葛亮,也只能做单选题。也就是说,机会成本,是如果选择做一件事而不做另一件事时你必须放弃的东西。

这就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年轻人,找对象不能挑花眼啊,实际上,机会成本太难算清楚了,连诸葛亮都有失算的时候,更何况,还有人算不如天算呢。

四、算过去与算未来

算沉没成本要看过去。

从已经沉没的成本来看,相对于轻资产的移动支付,十多年发展的结果,从基础设施的专用车道、龙门架、感应天线等,到汽车挡风玻璃上贴着的标签,ETC的投入要远远高于移动支付。

如果选择移动支付,或者退一步,选择ETC+移动支付,那么,凭借移动支付巨头们超强的市场营销战斗力,ETC被边缘化几乎是早晚的事情。

如果这样,那之前沉没在ETC上的百亿级人民币成本,就几乎白投了,这样的成本,任各家高速公路公司再怎么土豪,也会肉痛的。

可以想见的将来,叫智能交通也好、叫智慧交通也好、叫数字交通也好,表现出来的一定是车路协同。

ETC,就是具有车路协同特征的初级产品,掌握了ETC,就掌握了将来智能交通的起跳板。挡风玻璃上的小小电子标签,一端连着车,一端连着路。

在汽车变得越来越聪明之后,作为基础的路如果一如既往的木讷,那么车路协同又从何谈起呢?

今天,不仅BAT们,有钱的科技公司几乎都在做自动驾驶,或者叫无人驾驶。但你有听说他们去修路了吗?现在可能还没有,但估计很快会有。

在中美长期竞争的背景下,我们更加认识到一个先进产业对于国家长期战略的重要性。从这个角度来说,一个能带来更多业态升级的选择就显得尤为重要,相信这也是决策层最终选择ETC的理由之一。

选择ETC,可以带动更多基础设施、路端设备、车端设备的升级,也就是说BAT们肯定会去修路,而这种升级带来的巨大后效应可能远超我们的想像。

比如,为我们梦寐以求的超级公路、高性能芯片、核心软件、和5G带来更多的发展机遇。

比如,可能创造出一个全新的车载支付体系,看看现在的支付宝和微信就知道,这又是一个巨大的产业……

而移动支付呢?我们总不能光靠升级摄像头去实现强国梦想吧?

五、支付孤岛

风雨无阻、每天打卡的“学习强国”里,随时都能翻阅到这样的信息:

从数据共享,到最多跑一次,到整合公共资源交易平台,都在传递着同样的信号:整个中国,已经进入了资源整合的快车道。用意再明显不过,再次直面大国竞争时代,我们的战略还是充分发挥体制优势,集中资源办大事。

回头看移动支付们在高速公路支付上的动作,要使用无感支付,就需要下载并绑定各自的APP或小程序,河南与江西的“高速纵横”,绑定的是支付宝,广东的“粤卡通”和“深圳e交通”,用的是微信。

在ETC已经实现全国联网的背景下,不知道是不是无意,以友商为壑的移动支付们依然在制造着支付的“孤岛”。如果照这样的趋势下去,曾经在网约车和共享单车时代发生过的事搞不好又会在高速公路上重现,大战过后,一地鸡毛,最后去擦屁股的,依然是公共资源。

所以,无论是客观环境也好,还是主观愿景也好,移动支付们割据高速公路车辆识别和计费市场的战略必须戛然而止,但决策层到底还是平衡了各方的利益,在后端支付给他们留下了充分的空间。

六、只有六个月了

现在,ETC这个从一线打到二线的部队,又一次被推到了主力的位置,愿景很美好,目标很明确,任务很艰巨,资源很集中,时间很宝贵,还有六个月,见分晓!

责任编辑:潘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