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竞逐产业互联网:互联网巨头的下半场

2019-08-13 09:09 来源:中国电信业杂志

中国互联网巨头腾讯公司最近进行了新一次的组织架构大调整,全新成立了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马化腾说这是一次面对未来的进化,是腾讯迈向下一个 20 年的主动革新与升级迭代,从“作好连接”到“各行各业最贴身的数字化助手”,其间的变化是腾讯从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转型,布局未来数字经济和迎接各个传统产业数字化大潮到来的举动。

互联网巨头转向产业互联网

互联网巨头下半场指向都是传统产业的数字化升级,也就是产业互联网。行业巨头的动作之所以吸引人们的注意力,是因为行业巨头拥有的资源威慑力,并在很大程度上代表对产业变革趋势的肯定。在这种情况下,或者选择顺着巨头奔跑的方向和巨头一起跑,或者避开巨头奔跑的方向选择与巨头完全不同的方向,但是不能逆着巨头的方向。

不需要引用更多数据,我们也可以有一个基本共识,支撑消费互联网的三驾马车——游戏、电商、广告已经遭遇了增长的天花板。

一是人口红利已经结束

二是游戏行业监管环境趋于严苛

三是电商结构性成本下降空间收窄,中国互联网巨头都迫切需要寻找新的增长空间。

产业互联网具有更大的增长潜力是基本共识,腾讯此次把云计算与智慧产业单独独立出来,只不过是互联网巨头对这一共识的再一次确认。

阿里巴巴早已在云计算和产业互联网领域完成了布局,并已经取得了令人瞩目的市场成绩,比如其云计算业务在中国市场处于领导者地位。在今年的云栖大会上,马云最新诠释的新制造更是直指制造业的核心,从飞象工业互联网平台到物联网平台,从天猫太空蛋到物流车到自动驾驶,拥有To B天然基因优势的阿里巴巴早已经从战略、产品、平台、组织、生态等多个维度完成了布局。

u=2138458950,340615089&fm=11&gp=0.jpg

竞逐产业互联网:互联网巨头的下半场

腾讯的优势在于拥有大规模的C端用户,QQ和微信作为中国最大的社交平台,拥有十亿级别的连接能力,但是其目前的劣势也很明显。在产业互联网的基础设施能力上,腾讯与阿里巴巴相比存在明显差距,这些能力包括云计算的技术研发能力、产业平台、垂直行业解决方案生态伙伴资源,拓展政企客户的销售能力,腾讯都不具有明显的竞争优势。

比如阿里巴巴已经在多个行业推出了垂直的行业平台,这些平台大多以XX大脑命名,其中最广为人知的是城市大脑,成为阿里巴巴拓展智慧城市的一张亮眼的名片,其他的包括航空大脑、医疗大脑、金融大脑、农业大脑等。

如果对阿里云的产品升级略作关注,你就会发现阿里巴巴在垂直行业解决方案的整合能力着实令人惊讶,比如工业智能解决方案已经涵盖了供应链智能、设备故障诊断、设备数字运维、图像自动外检、工艺参数优化、“见远”视觉智能诊断方案、工业大数据服务解决方案、智能配送调度解决方案等一系列新的方案。

互联网巨头直面挑战

互联网巨头竞争产业互联网有其天然的优势,比如产品研发能力比较强,拥有成熟的互联网技术和架构的储备,拥有连接消费用户的通道能力以及最终用户的互联网行为数据,尤其是在过去的几年里,互联网化已经成为信息化和数字化的代名词,那么由互联网公司提供的解决方案自带光环,能够吸引一大批传统行业的目标。

但是对于互联网巨头来说,其优势也是天然的劣势。比如在业务和服务的升级上,在消费互联网上,用户大都是个体,处于被动性的选择地位,新增一个版本或者撤销一项服务,并不会遇到多大的阻力。

但是在产业互联网却是完全不同的游戏规则,政府客户和大型企业巨头都有既定的流程和规则,这些流程和规则已经运行多年,短时间内不大可能为了某项技术的便利进行改变,那么以迭代和快捷著称的互联网式的解决方案就会面临文化、组织、模式上的挑战。

这种挑战使得习惯于C端市场的互联网巨头大都表现出不适应。比如腾讯在微信如日中天的情况下,提出了连接战略,面向企业客户市场,从微信城市到教育、交通、医疗、企业即时通信服务多有涉足,但是在过去的几年市场却是表现平平。而腾讯自己既没有在战略上进行重视,也没有在组织结构上进行适应性的匹配。倒是阿里钉钉异军突起,收获一大批中小企业,成为企业社交软件的赢家,而企业版微信则表现一般,说到底还是企业的基因问题,阿里巴巴的整个组织架构和业务体系从一开始就是为B端用户服务的。

此外,互联网巨头中的京东也表现出了对产业互联网的浓厚兴趣,京东云的政务云定位于城市新经济合伙人,并整合云计算、大数据、AI、物联网、移动互联网等技术能力,力图打造一个新型智慧城市平台,京东的底层逻辑还是充分发挥其在电商、物流、金融、大数据等方面的资源优势,而京东对标的对象,国内则是阿里巴巴,国外是亚马逊,可以说,云计算是每个对标亚马逊的电商公司的最终梦想。

毫无疑问,产业互联网是一个远比消费互联网更值得纵深投入的领域,至少有三个因素驱动互联网巨头加速布局产业互联网

一是国家的产业升级和结构调整政策,都把数字化工具作为提升产业资源销量和促进转型增长的关键,为此国家加速在主要行业明确了数字化的路线图,比如在自动驾驶、车联网、智慧城市、工业互联网等领域,都出台了明确的数字化促进政策;

二是新的技术变革为传统产业内外价值链的数字化提供了新的机遇,窄带物联网技术、5G技术、深度学习、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已经成熟,并在积极寻找合适的应用场景;

三是互联网巨头在消费互联网的红利已经见顶,其技术势能需要寻找新的突破口,互联网巨头所积累的人才、技术、数据资源,需要寻找到新的落脚点,为自己创造新的价值和寻找新的位置。

知易行难,产业互联网看上去很美,但却是一个技术和资本密集长期投入的领域,这一点与消费互联网有本质区别,依靠资本催熟的互联网巨头,能否有足够的耐心在产业互联网长期扎根深耕,还需要继续观察。

责任编辑:潘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