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安防2006 | 当年明月见未来

2019-08-06 08:14 来源:智安物联网 作者:长安事

2006,农历丙戌年。纵观国家大事记,没什么特别的事发生。

那一年,中国安防市场百花齐放、方兴未艾,正是小步快跑、二挡换三挡的提速期。故事的开头和结尾最受瞩目,而过程往往被忽视。但正是2006这个走过场的一年,对于中国安防行业,却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表面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汹涌,决定了未来十年、十五年的行业格局,可以永载行业史册的一年。

那一年的小市场没有真命天子

2006年,中国安防市场整体产值将将800亿元。企业2万多家,零碎而渺小。市场虽小,但增速很高。相较于今天,2006年的安防市场还是超高速增长期,总产值增长率超过30%。企业年平均营收增速也在27%以上,有的甚至翻倍。不过那时候的总体格局,是外强内弱。

那一年,刚刚入行,经过地铁、机场、火车站,最开心的事儿就是找监控、找闸机,看是谁家做的。曾几何时,国外的高端产品,占据着公共场所的主导地位。无论是首都机场,还是罗湖火车站,一律外国大牌,海大宇家的东西还在角落里不为人知的地方默默耕耘。摄像机有霍尼韦尔、泰科、派尔高、索尼、松下、JVC、三星;报警有西科姆、安达泰等一众PSTN或者联网运营企业;门禁有英格索兰、HID……那一年,那些年,一直是外企当打,我们当配角。

那一年,深圳板块极其强势,一个区域的安防企业就已经超过3000家,更不要说华强北强势崛起的太平洋安防市场。拼装、代工、OEM模式的快速高效,结合低廉的人力成本和光电产品配套齐全带来规模化生产的优势,让2006年乃至2008年的深圳勇立行业潮头,赚了第一桶也是最大的一桶金。但快与好天生就是一对矛盾,挣钱快在原始资本积累阶段是好事,但重生产、重效益、轻研发的前期高增长之路,为深圳今后的逐步走弱埋下了伏笔。

微信图片_20190806083500.jpg

那一年,海康还在早高峰堵得水泄不通的马塍路

那一年, 52所出来几个人创办的海康威视、干代理的大华刚刚成立5年,与同在杭州的大立科技三足鼎立,成为长三角的“铁三角”。三家公司都是以硬盘录像机起步,骨子里却流淌着不一样的血液。那时候三家还都没上市,海康一年营收大约3-4个亿,大华2亿,大立1亿。胡总、傅总、庞总老哥仨依次排开,一边做着存储,一边搞着摄像机。要论风生水起,杭州彼时不如深圳,甚至显得有点笨拙。但今天回过头来看,这明显是藏拙。慢是慢了点,自产的能力开始也很有限,但是将技术和研发作为公司发展的安身立命之本,是随大势而动的前进,早晚要冒尖,只不过是在等待契机。

那一年,华为的打港行动刚刚结束,H3C担心自己会成为下一个港湾,需要在新的业务上进行探索,成立了多媒体事业部,为未来留下新的希望。然而领命组队的张鹏国却大伤脑筋,港湾被收,H3C的销售正是卖交换机和路由器最爽的时候,谁会去搞一个完全陌生的监控设备?据传,监控团队的销售额在当年都不够H3C展厅的电费。而H3C变幻莫测的股权纷争、公司战略的游移不定,也让监控业务耽误在了起跑线上。五年后,张鹏国带着团队离“家”出走、另立宇视,也成为必然的选择。

那一年,除了上边的企业和板块,还有很多知名的企业分布在全国各地,在如火如荼的市场建设大潮中寻找着自己的位置。在枪机、球机、显示、存储和软件上各自为战,优势产品在当年并不输于今天的龙头老大们。

那一年,安防的利润还极高,但也摆脱了贵族消费的名头。公安的几个大工程(金盾、3111),让这些“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成为可能。各个区域、各个企业都在激烈博弈,在抛物线上行的市场氛围中,辛苦、痛苦并快乐着。

那一年最传奇的神助攻

2006年,是安防行业格局改变的一年。这种根本性的改变,除了研发和生产、技术和市场的对垒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那就是CSST的强势崛起。

微信图片_20190806083507.jpg

CSST的旷世并购始于2006

2006年,第一次听说CSST后,一夜之间资本大潮袭来。从年底并购诚丰开始,CSST和涂国身就开启了开挂模式,明景、响石、冠林神州、冠林盈科、豪恩、艾礼安、达明平安,一路过关斩将,将众多企业收入囊中。这事如果发生在今天,我们也许会感叹老涂真有钱。但发生在2006年却让当时行业里所有的人目瞪口呆、惊为天人。大手笔的投入、无比恢弘的故事和敢想敢做的气魄,让安防人第一次见识了什么叫“玩儿资本”。不过吸星大法是有副作用的。经过私有化、退市、借壳、国内上市,今天中安消的没落,是必然的。向心力、凝聚力、核心竞争力都缺失的时候,再强大的资本都是辅助。

但在此过程中,CSST还是为中国安防行业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这个贡献来自两方面。

一方面,并购明景、诚丰、响石等各业务线一线企业,并“成功”将这些企业搅得半死不活,为随后国内巨型安防企业的成长消灭了一波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也腾出了足够宽广的市场空间。市场增速虽高,却容量有限。此消彼长间,杭州板块厚积薄发、逐步崛起,深圳板块冲高回落、集体陷落。这个过程中,老涂功不可没,这是其一。

另一方面,在2005-2006年,英联、摩根斯坦利等等外国投资机构看到了中国安防市场的机会,准备进入并扶持自己的力量。他们的玩儿法与老涂不一样,是想找一个真正有研发和生产实力的国内顶尖企业进行投资。据行业内一位资深的前辈说,当年国外资本找到他牵线,与国内一线品牌进行谈判,和大华的谈判几乎已经进行到了实质性的阶段。如果当时的投资谈成,无论投谁,对今后国内安防市场格局的影响都是不可估量的。此时,涂总的一波神操作,吓坏了国外的玩儿家,没见过这么猛烈的攻势,于是便偃旗息鼓,草草收场作罢。这是其二

安防的2006:当年明月 浓墨重彩

2006,对国家来说是短短的一瞬间,对安防行业来说,却是浓墨重彩的一笔。从此,东升南落,一发不可收拾。平安城市、网络化大潮吹响号角,大势所趋,巨型项目的上马如大浪淘沙,开启了第一轮的筛选之路。当年的种种迹象,已经逐步确定了未来安防二十年的格局。有人说高清、网络、行业和智能决定了行业的未来,但那仅仅是一部分。技术的更新换代,要结合时代的发展。应势而为,才造就了今天的安防和智能物联网行业。2006,恰恰就是这波打太极中的起手之年,比2008年的上市潮、2010年的高清潮、2016年的智能潮都要早,影响都要深远。

今天的世界下,不禁让人想起2006年的安防。我们曾经面对的高手无数,资金、技术、人才,每项都比我们强。历经磨难,还好没放弃。自强不息,踏实肯干,愿下一个十年,我们还能给世人更多惊喜。

责任编辑:沈文